问?

2019-05-14 09:43:01 标题分类:原创美文 关键词:问, 阅读:11

问?

  这是一条夹在周围民居中的冷巷,幽深、悠长。冷巷深处,有一座四合院情势的普通民宅,院门前立有一方纪念碑。走进院门,是一幢白墙黑瓦朱门的二层楼。这是一幢硬山造、五开间,穿斗式的砖木构造的清朝两层楼房建筑,坐北朝南。前檐设有走廊,毗邻着左右各两间配房。走近大门,上有一匾,两侧有一副对联——“为有捐躯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跨过朱红色的门槛,我走进了内里大厅,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半身石雕像,剑眉星目,坚毅的脸上有着一丝桀骜。两侧房间陈列着一些书稿,照片。走上楼,是一间整洁的房间,书桌、衣柜、老式雕花床,墙上挂着一些老照片。站在那些照片前,我静静凝望着,渐渐的,面前浮现出一个颀长的身影。

  

  我不解的问:“您出生书香家世,才华弥漫,本可以教师为业,安稳定稳的过日子,为甚么却要冒着杀头的伤害投身反动?”他答复:“在沈玄庐赠与我的画上,陈望道老师过去题词‘石压笋,笋斜出,搬开大石头,新竹根根笔头直’。我把这句话视为座右铭。在经亨颐校长被迫去职时,我就下定刻意鼓励自己应当像竹笋那样不屈不挠,要与反动权势奋斗到底!”

  我又狐疑的问:“为甚么,您要把自己的母舅大义灭亲?”他沉思少焉:“因为俞恒山,是个恶贯满盈的土豪。尽管他是我的母舅,但在反动与亲情之间,只有大义灭亲,能力推动全县农民活动,鼓励农人兄弟的奋斗热情。”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又酿成了那个冷傲孤清的人。

  我再利诱的问:“您,为甚么对只要讲一句‘我以前走错了路’就可以保命的机遇却弃之掉臂?”他决然答:“我走的是替天行道的路,光亮正大的路,加入共产党,是因为我相信共产党,我只是遗憾,为共产党做的事太少了,让我反水共产党,是不大概的!我绝不愿跪着生,情愿立着死!”我接着问……

  

  “陈湉,陈湉,快起床了!”忽然,妈妈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睁开眼,看到妈妈就在我床边。“今天我要带你去观光叶天底旧居。”“叶天底旧居?”“今天不是跟你说过吗?叶天底是社会主义青年团开创人之一,还在我们上虞建立了中共独立支部……”跟着妈妈,经过一条冷巷,我看到了一座四合院情势的普通民宅,院门前立有一方纪念碑——“叶天底烈士纪念碑”。叶天底,中国共产党早期的政治活动家,1928年2月8日牺牲,年仅30岁。

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揭橥作品

联系电话: 联系邮箱: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