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珏格言警语

2019-05-10 09:45:55 标题分类:好词 关键词:句子大全,经典句子 阅读:9

沈珏格言警语

  ●那道血丝不可谓不触目惊心,沈珏猛地抛开长剑,喊了一声:“爹。”
季玖始终保持的平静,就在这一声呼唤里,化成齑粉。他一把抓住沈珏衣襟,将他抵到了墙上,长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气愤的问:“我是谁?!”
沈珏不答,季玖的剑锋便压紧一分,同样的血痕,产生在沈珏的咽喉上。沈珏道:“是季玖。”
季玖冷笑一声,继续问:“你爹是谁?”
沈珏迟疑了一下,脖子上的压力又加重一分,沈珏道:“是沈清轩。”
——是沈清轩。 ----溯痕《遇蛇》

  ●那箱子里的大蛇,非常温驯的睡在沈珏翻出的一件已经破烂的狐皮斗篷上,蜷成了一团,歪着的脑壳靠着狐裘的领口位置,仿佛睡在那民气尖上,今后不理世事。

  ●“学甚么?”柳延问。
伊墨笑,学甚么还用说吗?教他再多,也不过是记着而已。唯有自己所学,能力刻进心里。
一世沈清轩,富贵令郎,极要强的性子,十三年中狡猾奸佞之处只用在商贾之中,为族人造福,与工资善,也会对着外人低头,人言欺侮时宽大漂亮。只要不伤及亲人,他所作所为,无一不是君子。
二世季玖,生来富贵荣耀,心中家国全国,忠贞不二。铁马冰河交战平生,宠辱不惊。也是要强到了极致,不该低头时决不让步,该妥协时也无犹豫。始终是非清楚,活的明明白白,一点不肯含糊,果断精悍。
两世为人,其实都是同一个秉性:该护着的,绝对不弃。
一世护家,二世护国。他都不曾背弃过。所以沈珏,毋须去教诲甚么,自有人做给他看,一言一行,为工资事。 ----溯痕《遇蛇》

  ●季玖垂下眼,望着窗下铺洒的阳光,辉煌至刺眼的境界,继承说道:“传野兽中唯狼穷其平生,只独一朋友,终身不弃。若你也要等他没了,再寻个几生几世,便不要去了。”
沈珏在那里站了片刻,道:“若有那一天,孩儿便自毁道行,去饮了孟婆汤重新转世,再不为其苦。”说完不等季玖反映,迈步离去。

季玖怔在就地,若石塑若木雕,满身上下,因这一句话而动弹不得。
那么断交,那么干脆。不惜自毁。这就是妖独一的选择。
人与妖,一开始便不该见,也就不相恋。否则怎么走,都是一场殊途。 ----溯痕《遇蛇》

  ●许是让小孩的肝火激了下,伊墨的神色也变了变,启齿道:“可我活了近两千年,只为成仙的。”他说的干脆,语气却是有着迷茫的,仿佛懵懂稚童,两千年的目的被小宝一句话否决后,自己也坚定了。
“可是今日之事,爸爸自己也说,明明都已经办成如此了,爸爸不还是不想撒手吗?”沈珏说:“父亲舍不下他,就可以成得了仙?!”
伊墨听了,略低下头,问他:“那又怎么样呢?”又怎么样呢?伊墨动了动那柄匕首,在月色下晃过一道银白的光,冷冽的刺入眼帘,也刺入心底。 ----溯痕《遇蛇》

  ●沈珏一时无言,只觉得一股酸涩直冲眼底,立刻撇开脸去,望着那月色下流淌的河水,片刻才道:“爸爸是要成仙的,孩儿知道……孩儿懂了。”伊墨还是沉静,像是无话可说。沈珏等了等,又道:“可是如此对爹爹不公。他上一世痴缠你,一世求不得,却也无怨无悔。他不让你寻他,是不舍得你受今日之苦。可爸爸偏要寻,明知道会有今日也要寻……寻到了,却又伤他,逼他用狠,爸爸也好借重收手,今后清心修炼,成仙得道。”沈珏说着,嗓音终是沙哑起来,有了怨气,恨恨道:“成仙就那般好?我如果没有爹爹,没有爸爸,一个人孑立单活在这世上,我才是不干的!” ----溯痕《遇蛇》

  ●“小宝。”沈清轩突地坐起家来,道:“君子如玉,双玉为珏,你今后就叫沈珏。”
“为甚么是双玉?”小宝奇怪的问。
沈清轩又懒洋洋的躺归去:“不为甚么。”
“爹爹诳我。”小宝才不信他,想了想道:“因为我是爹爹和爸爸的小孩吗?”
沈清轩横眼瞪他,“想不明白就好好想,不要乱说。”
“爹爹,你耳根红了。”小宝严厉的指出,然后自己下了结论,“肯定就是如此的。”
随后被他爹爹一本书砸在脑壳上,赶出去了。 ----溯痕《遇蛇》

  ●没了伊墨,他仿佛一夜发展。原先沈珏记忆里那个连饭都吃欠好的傻子,如今已经能将自己打理得很好。
除了束发。
他老是束欠好,往日这些事都是伊墨做的,衣袍尚能望着学会怎样穿,束发却难倒了他。试了频频都失利后,柳延摔了木梳,从里袍扯了一块素布,将自己松松垮垮的绑了一下。
晚膳时沈珏见了那块素布,道:“红色是戴孝。”
柳延就地就将那布扯了,连发丝都生生扯下一缕。
沈珏眼皮跳了一下,模糊从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爹爹狠绝的影子。 ----溯痕《遇蛇》

  ●伊墨并没有说错,季玖一走,朝中无上将,皇帝有心培植起这眼高于顶的狼妖,让他为自己卖力。只是这种动机,不会流露给任何人,所以沈珏分开后,皇帝虽貌似对沈珏的离去不认为意,究竟上只是看上去很好。他是一国之君,人间之主,岂有让一个妖物欺凌这么久,最终却跑掉的道理。敢跑?我便让你同类死绝,不信你不来求我!

沈珏的及时回归,也算免除了一场妖界浩劫。 ----溯痕《遇蛇》

  ●着想下任每敬畏甚么,沈珏里家作有生自,或许是敬畏一个人,或许是敬畏某种十打里家,也或许,是敬畏一种虚他物。
人并是为心中有所敬畏,所以人不敢了学可开地肆作恶;人并是为心中有所敬畏,所以你我声觉想你不要风把才易杀不活该的人。人并是为心中有所敬畏,所以而他出生伊格并,发蒙第一课,是人天年初,性本善。
人并是为敬畏,所以明知了局后实非她说想,依得么没大便里家作有犹豫。如好汉末学可开,美人迟暮,前者败却格小却不可于数胜的敌手,后实心悦诚服;心要者败却格小却不可抗自她的流年,后实他物变把为可说。 ----溯痕《遇蛇》

  ●由于沈珏奔的太疯狂,所以柳延闭着眼,只觉得耳朵两旁风声咆哮。沈珏就这么扛着他,一路奔回山。
等回抵家,把背上柳延放下来时,沈珏发明柳延脸色都白了,这才懊恼自己奔的太快。
一侧脸,却见柳延手上牢牢攥着一个红盖头,因为一路攥的极紧,所以手指都根根泛着白。
沈珏若有所思的望着他的脸,又看了看他手中攥着的红盖头,来回频频过后,就明白了。
因为明白,所以才忍不住长长的叹了一口吻。
沈珏叹道:您果真是我爹。
三生三世,执迷不悟,执迷不悔。 ----溯痕《遇蛇》

  ●大年夜,白雪皑皑,伊墨化了蛇形,盘踞在沈清轩的墓碑上睡着了。沈珏找到他时,雪花已经将他彻底笼盖,墓碑上纠缠的红色一团无声无息。连脚步声都没有惊醒他。三年前的每一个冬季,沈清轩都会将蛇形的伊墨搂在怀里,贴身暖着,捂着,像是怕他冻着。而今沈清轩离世,酷寒时拥着他的人不在了,伊墨就是再缠紧墓碑,也暖不起来。只会冷下去,越来越冷。

  ●在如此寂静又嘈杂的声音里,季玖听见了喁喁低语。

循着声音看去,在那粗大的柳树旁,季玖瞥见了两个人影,影影绰绰的面劈面站着,似非常熟稔的模样,正在攀谈。说些甚么听不清,季玖却知道那是最不该在一起的两个人,一人是那方才被他刺了一刀的妖,一人却是沈珏。
季玖感触到了一种反水。是那种,被密切之人出卖的反水,让人难以忍受。 ----溯痕《遇蛇》

  ●沈珏笑了,带了些忸怩,“叔叔过奖。”
“陪我守夜吧,在家里过完年再归去。”
“大概不行,”沈珏婉言拒绝,“爸爸还在山中,我若不归去,他又会趴在爹爹墓碑上睡一夜。”
沈桢面前又浮现出那几个字来,未亡人,究竟要有多蜜意,千年的妖才愿意自诩未亡人? ----溯痕《遇蛇》

  ●季玖将那一篇翻来覆去,看了又看,直至天色昏暗起来,纸卷上的字再也看不清。
季玖揉了揉眼,仿佛有风沙入内,酸痛难当。家中庭院廊下的灯笼已经亮了起来,季玖垂着头,合上手中书册,在沈珏走进来一声“爹爹”的唤声里撇开脸。
一滴水珠,在他转脸的刹那,“嗒”的一声,砸在腕上,正是浅色蛇吻的位置。
无声又无息。 ----溯痕《遇蛇》

  ●窗外树影婆娑,柳延不知道怀里的蛇还要咬多久,也不知道沈珏还要多久回来,他在昏暗的屋内坐着,桌上的油灯已经被透过窗棂的山风燃烧,一室寂静中他搂着怀中的蛇,那条蛇也以一种绞缠的方式紧咬着他。谁也不撒手,谁也不松口。如此的对峙让时间漫长到了极致,仿佛停滞不再往前行走,柳延觉得自己成了韶光里凝固的一座雕像,被韶光腐蚀成灰。 ----溯痕《遇蛇》

  ●不过三年韶光而已,陆续送走了三个人。沈珏去了佛堂,沈老汉人不见他,谁也不见。自沈清轩走后,沈老汉人就将自己锁在佛堂里,沈老爷跟着一走,沈老汉人就再也未分开过佛堂。
在南院里站了片刻,沈珏望着自己长大的地方,差不多不敢去回想。回想太美妙,反而刺痛民气。那个笑容滑头的爹爹、躺在父亲怀里醉卧美人亭的爹爹、握着戒尺打他掌心的爹爹、在院中描画丹青的爹爹,都不在了。那个人的音容笑貌,只能在记忆里寻找,如果有一天,他也死去,除了爸爸,这个世上另有谁记得他?
沈珏想,谁也不会记得他。
雪停了又落。天空飘洒着纷纭扬的雪花,沈珏拢紧斗篷。 ----溯痕《遇蛇》

  ●沈珏怔了怔,不知想到甚么,脸上肝火蓦地颓了三分,眼底也黯淡下去,“爸爸……我认为,你来寻他,是舍不得的来由。”
伊墨却也微怔了一下,很快道:“是。”
“可是……”沈珏犹豫了一下,将自己料想说出口,缓缓道:“是不是,也是为了逼自己撒手的来由?”
伊墨明显的僵了一下,不曾说话。 ----溯痕《遇蛇》

  ●血色珠子在他指缝里微闪了一下,紧接着风声乍起,季玖松开手,瞥见窗外槐树下的阴影处显出一道身影,宽袍大袖,黑发披垂,负手而立。
仿佛一直都在。
季玖“啊”了一声,急促而忙乱,神色却放松很多,望着他,启齿却又不知该说些甚么。
伊墨却说:“我没走。”说着,便走近了,隔着一扇窗户,从外朝内看,仿佛早知贰心中所想,道:“沈珏是狼也是人,他也不过百年道行,就是毁了也无甚关系,至多成为凡人。我若自毁道行,就是山林中一条平凡长蛇,不懂人语不识民气,与禽兽无异。”略顿,笑道:“或许为猛禽所食。” ----溯痕《遇蛇》

  ●黑蛇的躁动愈发明显,被禁足在屋里的他四处钻爬,多数次逃出门坎,又被抓回。乃至有渐渐狞恶的迹象,被抓住时蛇头掉转了偏向,每一次都在牙齿碰到柳延皮肉时犹豫住,却没法否认,那一瞬他是目带凶光的。
每一次被尖牙抵住血肉时,柳延心中都凉了一下,却又每每在它的犹豫里回暖。不过半个月的时间,他们已不知经了多少个寒暖逆转。

事情到这一步,已经演化了战争。对峙的伊墨与柳延互相顽抗着,又将这场抗争酿成了一种看不到尽头的折磨。
他们是整场抗争的中心,而观看的许明世与沈珏,都无力改变近况。
日子就因为这一桩小事,渐渐迈入了煎熬的景况。 ----溯痕《遇蛇》

  ●“爹爹养我,不是让我继承家业的。”沈珏看他一眼,微浅笑道,“何况我终不是爹爹的亲子,将来叔叔去了南边,侄儿年幼,那里会有人愿意侄儿做族长呢?”
“你怕他们欺你?”沈桢问。
“不怕。”沈珏答:“爹爹在时说过,将来尽可做想做的事,就是不要做族长。”
沈桢猎奇了,问:“为甚么?”
“爹爹说,在那些俗事情面里浪费韶华不是他儿子该做的事。”沈珏说着轻笑起来,眉眼里是满满的眷念。那是评论到嫡亲之人时,不由自主流露出来的情感。 ----溯痕《遇蛇》

  ●柳延躺归去闭上眼,脑中想着那株松树精——沈珏难过了,尚能跑来找他们寻求安慰。那小松树精一人孤零零的长大,无兄弟亲友,如今他伤了心,又能找谁寻求抚慰。连个倾吐的人都无有,也是可怜的很。
情字一事,果真愁人。
转念又想到,不久之后,沈珏也要同他一样了,难过了无人可诉,伤心了无处可去,只能孤零零的活着,四处流浪。艰难到极致,就是哭,也无人给他拭泪。
柳延心疼起来,像是已经见到数年之后沈珏四处流浪,一无全部,只剩一双潦倒凄惶的眼。那是他的小孩。
历来没有血缘,却数百年如一天,父子连着心。
怎样舍得,看他长了三百年,却长成了六合一弃儿。 ----溯痕《遇蛇》

  ●沈珏一走,房子更空了,皇帝一人呆在房里,望着面前那份奏折,那是季玖最终一份奏折,仍然是叫人讨厌的公事的语气,一句空话都没有。尽管皇帝厌恶奏章上长篇累牍的引经据典,但此刻,却恨起他的精悍来。
季玖,你就这么跑了。皇帝掩住脸,咬牙切齿的在心里骂着,忘恩负义!
朕对你这么好,多少年护着你,要甚么给你甚么,结果,你却一个人先跑了。
余下偌大江山,和他一个人。
今后,就是想软下心肠,也没有了工具了。想爱护,也没有可爱护的人了。
认真,是六合独尊了。 ----溯痕《遇蛇》

  ●沈珏说:“爹走吧,孩儿无事。”
季玖不理他。
沈珏又急忙道:“真无事,”又看了眼皇帝,带了两分不屑道:“不过是个帝王而已。”
皇帝从未听人如此评价过自己,一时竟呆在原处,无话可说。

季玖立刻怒斥:“闭嘴!”

彻彻底底,一团乱麻。 ----溯痕《遇蛇》

  ●沈珏转过利真你,隔往妈界起寥寥几丈我往妈,个时格的有接近,知道皇帝性子刻薄的象后学们就,里作发下不说软外界子。想了一的天来,沈珏道:“你若想我寻,我界起起能寻你,只寻你一要也,寻到了如果你不想见我,我界起起能不寻你了。” ----溯痕《遇蛇》

  ●这就是妖。一旦涉足情爱,就落空了高高在上的资格,在红尘里辗转,寻找自己的爱人,结果每每是凄切的。人的平生不过数十年,妖却要活那么久,久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沈珏不想当妖了。 ----溯痕《遇蛇》

  ●沈桢看到了,沉静片刻,道:“那你想做甚么?”
“……临时还没有想好,”沈珏说,顿了顿又道:“或许会跟着爸爸修炼。”
“修炼?”沈桢说:“为甚么?岂非家里欠好?做人不好吗?”
“不是,家里好的很,不管是爷爷姥姥还是别人都没有拿我当外人看过,”沈珏停了一下,“可是……我还是想修炼,不想寿命太短。”
“你这个年岁,说甚么寿命的事,”沈桢说,“大过年的,不吉祥。”
“活长一点,就可以陪着爸爸了。”沈珏说,说的很平静,也很难过,“他已经没有了爹爹,若是再过几十年没有了我,今后的光阴也不知道怎样渡过去。”略顿,他道:“所以我不想接管家业,我想陪着爸爸。” ----溯痕《遇蛇》

  ●持续的有声音从近邻传过来,持续的争执,持续的厮打,沈珏捂住耳朵,将自己埋进深深的被子里。仿佛如此,就可以禁止心中梦想的断裂——温柔的爹爹,寡语却蜜意的爸爸,美妙的一家人。
最终,一切声音都消失了。
沈珏坐起家,知道伊墨走了。也知道,这一回,伊墨是真正伤心了。
这么久,这么长时间,认为还能寻回的那人,那样的轻怜蜜爱,最终,一切希翼都被摧毁在一句“恶心”里。
沈珏觉得自己的心脏,也跟着绞痛起来。 ----溯痕《遇蛇》

  ●季玖听懂了。再饶舌的话,只需思索片刻,他就可以听明白。他明白了,却也沉静了。
沈珏紧了紧背上的木箱,认真的望着他。
季玖迎着他的视线,很久方启齿道:“妖怎么能做人?”
他说:“妖就是妖,潜心修炼成仙才是正道。”
妖就是妖,免了生老病死已是万幸,何必再去人世走一遭爱恨贪嗔痴。人的生命,不过浮华一瞬,如黑夜亮起的烛火,总有燃尽的时候。既然是妖,又何须学那些飞蛾,非要扑过去,还没有伤人,且先自伤。 ----溯痕《遇蛇》

  ●“再多的,就不能了。”
季玖说。到底头一回,对他说实话。过去的愤恨可以放下,尽管不曾被抹去,但也放下无妨。对寻了他这么多年的蛇妖,他愿意给出自己的吝惜,尽管无关情爱。
所以,要抱着,便抱着吧。沈珏说,逢夏日,沈清轩便要那人冰凉身子搂的牢牢的。逢冬季,便将那人的原形搂在心口上。
这一点往日的迷恋,即使不在自己的记忆里,季玖也不吝给他。
谁让他是沈清轩的转世。寻来了,就躲不掉。 ----溯痕《遇蛇》

联系电话: 联系邮箱: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