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情是棵常青

2019-05-08 09:35:10 标题分类:情感散文 关键词:抒情文章,情感散文 阅读:9

我的故乡是关中渭北平原上一个很不起眼的小村子,童年就是在那里度过的。16岁从故乡走出,如今已经30年了。30年来,我走南闯北去过无数地方,然而,不管走多远,无论身在何方,能拨动我心弦的老是乡情,能让我挂念的仍是故乡。

久居都会,总盼望乡下的平静,于是,闲暇的时候,就到故乡小住几日,远离城市的哗闹,乡下让我疲劳的心灵有了一个憩息的港湾。走在回籍的小路上,这小路见证了我多少童年的迷茫与彷徨,留下了多少童年的追求与空想。乡间的小路啊,你可知道那个过去家景清贫的少年,踩着泥泞的小路去上学,那一行行,一串串求知的脚迹有多少泪水和委屈;乡间的小路啊,你可知道那个过去恶劣的少年,在寻觅当年失踪的旧事:那个过去被他欺负过的女同桌,那个过去被他气得发抖的老迈妈,你们如今谅解了那个年少蒙昧的孩子吗?这弯弯的乡路,多像一位慈祥的老人,他把儿时我全部的狡猾、淘气都包容在光阴的长河里。

回到故乡,固然故乡的老面目已很难寻觅,但这里有你生命的泉源,有你认识的气味。如今的故乡已找不到当年的模样,但无论怎样,故乡的亲情仍然让人感动。走到村口,碰到劈面而来的叔伯婶娘,他们会在惊喜中与你嘘寒问暖,他们不管你在外面干多大的事,你如今的身份有多金贵,老是叫着你的乳名,讲着你儿时淘气的工作,回忆着你儿时的各种顽劣。借使你给他们递上一根烟,他们会感动地接过来细细品味,说你还没有忘本。

走在村中,一任寒风凛冽地灌进我发烫的领口和胸怀,只有乡音仍旧,这乡音无论何等老土,但却是这世上我最认识最亲热的音色,更是我真正的母语。母亲就是用它为我唱摇篮曲,教我牙牙学语,我就是在这乡音的陪同下长大,所以乡音难改,也无需再改。走在村中,儿时的一幕幕画面劈面袭来:小火伴们嬉闹着滚铁环,踩高跷,打陀螺,躲猫猫。看看我如今的女儿,不管是双休日仍是寒暑假,不是去补习功课就是去学习拿手,哪偶然间去和火伴们康乐玩耍,我真不知道这是谁的悲哀?

回到老屋,躺在已经重新翻盖的小楼上,我慨叹颇多。原来的老屋是平房,有很大的院子,那小小的院子就是我儿时的乐土。它收留了我童年多少欢笑和眼泪,生长了我童年多少期望和空想。夏天,父亲摊开一把椅子为我辅导功课,他相信知识能改动命运;冬季,母亲为我缝补那不知多少层的衣服,她说日子再苦,也不能衣衫破烂。是爸妈的真情付出,我才有了今天。厥后我们举家迁往西安,无人栖身的老屋便逐渐冷落起来,门前的荒草齐腰深,屋内的灰尘铺满地,一派破败的景象。十多年过去,左邻右舍都对原来的老屋举行了翻建盖了新房,还重新建筑了门楼,我家的老屋在对比中逾显苍凉。厥后母亲就说,我们老了仍是要回籍下的,乡下结果是我们的根,如果你们兄妹有能力就把乡下的老屋收拾一下吧。母亲的发起获得了我们兄妹们的分歧认可,于是才有了这新盖的小楼。自从乡下的老屋盖起了这小楼后,母亲回籍下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了,见到乡下那些老姐妹,总有聊不完的话。她们在老屋一起吃饭,一起打牌,其乐融融。只要我们兄妹几个从城里返来,母亲就会煮一锅我们爱吃的饺子,然后各位围坐在一起讲一讲儿时淘气的模样,聊一聊七姑八姨的琐事,这时的老屋欢声笑语,一派生机。

世事在变,唯有乡情仍旧。因此,不管我身在都市,仍是羁旅海角,故乡总有一块让我魂魄平静的地方,总有一方让我情绪挂念的热土。故乡,唯有你,才是我灵魂和情绪的归宿。

联系电话: 联系邮箱: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