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园一瞻

2019-01-17 10:52:15 标题分类:短篇散文 关键词:短篇散文,经典散文,优美散文,热门文章 阅读:45

或许,三月里那次四人三城游,称得上我的旅游生计中最名副其实的闲游。

丁酉三月,女儿有几天空闲,与其密友丽风相约,要来次烟花三月上扬州,邀我与老伴同行。二中二老,这个组合,我看颇佳:一半有生机,一半有淡定,可以互补。

那天,我们离别从广州、汕头、潮州集合到揭阳机场飞往南京,租车自驾游,这种方式,不说最好,也是颇佳。我们只设定个大局限,即南京、扬州、高邮三市,并没有具体的目标,有目标的旅行每每太累,且常因未达到预期目标而低落,漫无目标,随性而为,就像”雪夜访戴”的王子猷:乘兴而往,兴尽而返,只落足在一个兴字上,这就够了。

驾车路过雨花台,进去转一转,看一看与前次来时有何变化;到了夫子庙,下去转一转,看一眼秦淮河,坐一次黄包车;近旁就是乌衣巷,固然可过去走一走,忆起刘禹锡的诗:“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落日斜。旧时名门堂前燕,飞入平常平民家。”心中念叨:“今日平常老平民,直入贵爵将相门。”有一种人民当家做主的觉得。

上了车前行,丽风说瞻园就在前方不远处,她要去看一看。驾车的女儿戏言道:丽风姓詹,这是她家的庭园。我接口说:对呀,小詹带着目进去,詹不就成了瞻么?我也去。老伴与女儿说留在车里等我们,那好,有兴者去,没兴者留,也是贯彻王子猷肉体。

瞻园大门上的匾额题的是“金陵第一园”,我觉得劈面碰着一位生疏人,人家不告知你本名,启齿就说“本人是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一样,心中窃笑。

瞻园是知道一些的,号称金陵第一园也是据说过的,此园是朱元璋建来赏给他的建国功臣中山王徐达的府邸花圃。园名取自欧阳修的“瞻望玉堂,如在天上”的诗意,一处高雅的古园林建筑群。清代为各任江南布政使的办公场所。平静天国时为东王杨秀清的王府,向有“南都第一园”的佳誉。如今园内的东园为平静天国博物馆,西园即为山川园林。我们径直前去西园,园很小,挤满假山巨石曲廊堂舍树木草坪,另有几个小池。但见楼榭亭台清幽素雅、奇石叠嶂结构多姿。有两块太湖石,一人多高吧,取名为仙人峰、倚云峰。心想,人家珠穆朗玛峰称为峰,你也称为峰,就像我家评出位巨匠职称一样,也太夸大了吧。

园 中以山为主,以水为辅。有南假山、北假山、西假山,几湾小池。我喜欢的却是很多花木,正是阳春时节,桃花盛开,枫叶似火,古柳如烟,翠竹婆娑。我们在廊亭内略坐,知道那里是87年版的电视剧《红楼梦》取景 之处,偶然寻问面前的建筑叫何名字,这树这木的各自芳名,不想知哪一块太湖石是北宋时的遗物,更不问哪一片紫藤能否徐达当年手植,只觉得园区一片宁静,面前花树好看,何须翻资料或问导游分析这山水草木的身份或名称呢?我们都是急忙过客,来此一瞥,只求心清,好比在人生的旅途上,劈面相逢多少生疏人,也没必要知道人家姓甚名谁、职务职称,只期望相逢的是笑脸,闪身的是谦逊。固然,该被关注的物品,很自然会导致你的关注,好比身旁这日光晖映下的几株枫树,叶子通红透亮,引得我们互相连拍几张照片。又好比身旁这位丽风,我认识她是她读初中时与我女儿同学时,花季少女,如今人到中年,这一路同行,其气魄仍让我觉得初中时的少女情怀,在园 中溜达,觉得一阵似有若无的清丽之风相伴。我们对望一眼,几乎都立即明白彼此的意思:够了,走吧。

出了瞻园,女儿问为何这么快就看完了?哈哈,“雪夜访戴”啊。

车子前行,驶往扬州。这一路之上,能偶遇甚么景致,我们也会进去一瞻一瞥的。我忽然觉得人生之旅,所见的是一个个的园,我们都是急忙一瞻后继承赶路,在这个意义上说,人生到处是瞻园。

日子过得缓慢,四人结伴三城游回归近三个月了,丽风忽然把我在高邮访汪曾祺旧居,寻觅他笔下的高邮冷巷的漫笔《读文看景两模糊》挂上朋友圈,并附文夸我是位重磅同行,还引用汪曾祺一副对联的下联:“旧书重读似春潮。”在这个丁酉盛夏,天时热到着火时,她在我的闲文中竟能读到春潮,该为我拍手还是该为她高兴?这自然导致我对瞻园同行的回味,我想汪曾祺那副对联的上联,更符合我的心声:“旧事回思如细雨。”

细雨是有立场的,很湿润。

联系电话: 联系邮箱: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