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缸

2019-01-17 10:52:12 标题分类:短篇散文 关键词:短篇散文,经典散文,优美散文,热门文章 阅读:549

有很多物品,跟着时间的前行,渐渐离我们远去,好比水缸。从我有记忆可以,家里就有水缸,大巨细小好几个,有盛水的,有腌酸菜的。

水缸多数是用粗陶建造而成,深褐色,时间长了之后,口头乃至变得黝黑,看上去觉得脏兮兮的。那口庞大的水缸放在厨房里盛水用,上宽下窄大肚子,粗粝的质感朴实无华,与那时每天都是粗茶淡饭的日子极为符合。

在还没有自来水的日子里,爸爸得去二百米以外的地方挑水,我经常守在水缸边,看爸爸往水缸里倒水。爸爸提起一口吻,稍微一用力,水顺势而下,构成一个小小的瀑布,我嘴里不忘叹一声:怎么还不满啊!是的,它很能盛水,满满的一缸水够全家用三天。爸爸在单位是木匠,很累,回抵家里第一个动作就是看看水缸是不是有水,看看烧饭用的煤泥是不是够用,垃圾桶是不是要倒掉,待一切妥当了,才放心地拿起报纸看起来。

每一年入秋之际,放在院子里的那口水缸就被搬到厨房里来,因为妈妈要用它腌酸菜,一口大缸里每每要腌几百斤的明白菜,能力确保冬季有下饭的菜吃。东北的冬季十分冷,酸菜又是不能冻着的,所以,酸菜水缸要放在灶台旁,即便如此,在严寒的冬季,水缸的口头也经常结冰。

我最爱那些养在水缸里的金鱼了,敞口,矮墩墩的小水缸,虽然没有透明玻璃缸那样能烘托出鱼儿的漂亮灵动,可是金红色的鱼儿游走在粗陋的水缸里,更显出鱼儿的华丽与精气神儿。如今回头想想,其实它就是一个大花盆,经常被我们几个搬来搬去的。

水缸是属于“易碎品”的,虽然它其实不易碎,可是久长利用后,难免产生裂纹,所以那时候另有一个技术叫“锔缸”,就是补缸。记得有一出民间小调《王大娘补缸》,“锔盘锔碗锔大炮、锔好大炮打东瀛”,此剧在那时极为盛行。那时候各位收入都不多,衣服都要“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锅碗瓢盆也是十分金贵。锔缸是个技术活儿,说起来简朴做起来难,锔子像个订书钉,两端尖的长条铁制品,将锔子穿进打好的眼儿里,留出恰当的长度,剪掉过剩的部分,长度肯定要恰到利益,再用小锤将余出的部分砸得与缸的口头严丝合缝,能力确保水缸滴水不漏。做这一切的时候,锔缸的师傅凭的美满是履历,如今这个行业已跟着水缸的落没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水缸蹲在角落里,不起眼,静静地望着我们凡俗的日子,我入迷地关注它时,是在它“穿裙子”的时候。在水缸的外表,平行水面以下的位置,产生一层散布平均的精密水珠,这时候就预示着一场雨事的降临。我觉得好神奇啊,爸妈亲也说不出来是甚么道理,长大后学了物理常识才知道,是大气中水蒸气含量增加,而水缸中水面以下的部分温度较低,水蒸气接触缸壁遇冷液化成小水滴,附着在水缸外表上而已。不过我很喜欢“穿裙子”的叫法,给粗粝的水缸蒙上了一层漂亮的面纱。

日子越来越好了,搬到了楼房里,那些水缸却无处安放了,我忽略了爸妈是如那边理它们的。光荣的是,它们都留在了记忆里,那一缸净水,反照着窗前的月光,在我经常饥饿的童年,给我饭菜香,在我缅怀它的时候,跳出脑海,暖和我心。

联系电话: 联系邮箱: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