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冰棍的幸福

2019-07-08 09:43:11 标题分类:情感散文 关键词:爱情散文,情感散文,优美散文,伤感散文 阅读:18

1989年的夏天,接到大学的登科关照书后,我和妈妈搭乘拉沙子的拖拉机,去二十千米以外的县城买一些上学的日用品。城里的百货大楼只有两层,商品也是寥寥无几,但在那时却称得上琳琅满目。妈妈关心地让我买这买那。逛了整整一早上,到最终走的时候,我却只买了一双球鞋,花了15元。那时的15元对我来讲,已经是很高贵了,大约是大学里半个月的生活费。

走出阛阓,已经到了中午。太阳像一个火炉罩在头顶,烤得我头皮发麻。走到一个卖汽水的小摊前,妈妈用发干的嗓音问我,“二娃,你口渴吗?”我抿了抿干裂的嘴唇,摇了点头:“我不渴。”“我带了很多钱的。”母亲温情地提示我。“娘,我真不渴。”我知道妈妈有很多钱,但都是跟别人借的。

最终没有等到往回返的拖拉机,我和妈妈只好徒步走回家。走在灰尘飞扬的路上,空气中热浪丝绝不减,“冰棍,豆沙冰棍……”有个中年人骑着自行车驮着一个盛冰棍的箱子,一边走一边呼喊,“想吃吗?”妈妈问。“不!”我咬着牙有点悲壮地答复。妈妈望着我湿透的衣服,有点心疼,伸手拦下卖冰棍的中年人,从一个塑料袋里取出两毛钱买了一根冰棍。我立刻咬了一口,清凉中透着甘甜,从嘴里一直甜到心里。“娘,你也吃。”妈妈说:“你吃吧,我不渴。”“你如果不吃,我也不吃了。”我保持把冰棍递给妈妈,妈妈悄悄地咬了一小口:“真甜……”以后我才知道,那是妈妈第一次吃冰棍。

今年夏天的一个午后,我从外地出差回家。刚抵家,老婆就忙着开空调,懂事的女儿从冰箱里拿出一根冰棍。我悄悄咬一口,味道像极了当年的豆沙冰棍。蓦地间,我想起了那个夏天妈妈买的那根冰棍。尽管是为省钱只买了一根,但妈妈并没有因为满脑筋的节省,而忽略了另外一种幸福的方式。母子俩你一口我一口,盛夏的酷热也被那一丝丝亲情覆盖了。是的,贫困的黑洞固然可以吞噬穷汉的许多幸福,但绝对吞噬不了穷汉感触幸福、感受亲情的心灵。

联系电话: 联系邮箱: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