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卖冰棍

2019-07-08 09:43:10 标题分类:情感散文 关键词:爱情散文,情感散文,优美散文,伤感散文 阅读:47

天边才泛一点点鱼肚白,妈妈就起床了,从深井里头捞起吊着的竹篮,内里有昨夜的剩粥,热热给我吃了好让我赶路。日头出来,毒着哩,娃你早去早回。妈妈千吩咐万吩咐。

我嘴上应着,心里嘀咕:娘好胡涂,天如果不热,谁会吃冰棍来?

到了镇上,日头就起山了,白花花地把集镇烤得像火炉。清晨就这么热,冰棍肯定很好卖了。喜滋滋地找到批发冰棍的地方,那家老板见我这么瘦这么小,很担心我:小丫头,你行吗?没有自行车,单靠走,冰棍会化掉的。

我行的,我跑快一点,往人多的地方跑,不会化掉的。

美意的老板检验了我的小木箱,叹一口吻,倒出内里的破棉袄,找来几块塑料皮,一阵叮叮当当,把我的小木箱从里到外包裹得严严实实。如此密封了,冰棍就不会很快化掉,小丫头,你不用跑太快,嫩胳膊嫩腿的,谨慎跌倒了,那时懊恼也迟了……

早上出门急,没顾上戴凉帽。我都走出门一段路了,老板娘撵上来,递给我一顶半旧的凉帽。我懂事地说感谢,来日我肯定记得还回来。

我的计划是如此的:一路往回走,十五华里,那么长的门路上,有很多村庄。村庄里肯定有人,有人就会吃冰棍。甚么时候卖完,甚么时候回家,正恰好。

然而,我想得太轻盈了,每一个村庄都有人没错,可是其实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吃冰棍。我觉得箱子越来越繁重,帆布带子好像要把我的细脖子给勒断啦。我只好喊了,汗如雨下也顾不上擦——卖冰棍哟,卖冰棍……

我又尖又细的嗓音还不及树上的蝉鸣声清脆,谢天谢地,还是有人听到了。一个没穿衣服花脸猫一样的小男孩,冒死拽着一位老姥姥边哭边嚷,我要吃冰棍,我要吃冰棍……

我欢天喜地地迎上去,小男孩放开老姥姥,扑向我的小木箱。我没有马上翻开木箱,我等着老姥姥过来付费,做成我的第一笔买卖。老姥姥却不过来,迟疑着问我:小孩,鸡蛋要不?几个鸡蛋换一根冰棍?我们家,没有钱。

鸡蛋啊,不要,我只要钱——我扫兴极了,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我死命掰开小男孩抓在帆布带子上的两只脏兮兮的小手,回避这一老一小眼巴巴的充满盼望的眼神,我恨不得和这个小男孩一样放声大哭……

走过一个村庄,又走过一个村庄——卖冰棍啊……口干舌燥的我毅然舍不得吃一根冰棍的,渴极了,我就寻面善的老人讨一碗冷水喝。

发现想在村庄顺利卖掉冰棍很难,灵机一动,我跑到田间地头去,那些插秧的,打稻的,犁田的,都是家里的主劳力,相比村庄里老弱病残,相对有购置力。

田埂上光滑腻的,我担心会弄坏我的凉鞋,干脆就光脚了。骄阳下,我拎着凉鞋,背着木箱,走过一条又一条田埂,汗流满面的我对着汗流满面的人们声声喊着卖冰棍,卖冰棍啊——

—这条路走对了,我的冰棍一销而空。是大人热极了吗?好像是,又好像不是,他们自带了凉茶哩,而且在田地里吃冰棍不是很解渴,还耽误干活,可是,他们还是买了,买了我木箱里全部的冰棍。其中丰年长些的大爷对我说:小孩,赶忙回家吧,尽量靠树底下阴凉处走,这么毒的太阳会晒坏你的……

我回家了,一遍遍数着那些带着汗湿和体温的毛票,恍如对着金山银山。

第二每天不亮,我又动身了,背着我的小木箱,踩着晨曦上路,附近围静悄悄的,对着还没有清醒的远山,我觉得我长大了很多,其实难抑我高兴的心情,我大喊一声——卖冰棍哟,五分钱一支!

没料,惊起路旁树上栖息的知了,“吱”地从我头顶飞过,洒下几滴凉冰冰的冷露,吓我一跳。

那年暑假,我虚岁十二。

联系电话: 联系邮箱: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