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花

2019-07-03 11:40:18 标题分类:伤感散文 关键词:爱情散文,情感散文,优美散文,伤感散文 阅读:12

自从小区交了房后,跟着入住的人家日渐增多,小区地点的这条街上的门市买卖明显红火了,摆地摊的小商小贩慢慢也多起来。每每天一亮叫卖声、车鸣声不绝于耳,熙熙攘攘,非常热闹。

那里曾是被抛弃的老县城,几十年来沦落成了经济冷落的城乡联合部。人们已麻痹的风俗了这灰尘飞扬、垃圾飘落、污水肆流的生活情况。屈指算来,我已在那里工作、生活了二十余年。

小区大门口多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生果摊,每天上上班透过车窗,都能看到一对中年夫妇张罗着卖生果。那女子一头短发,皮肤白亮,着装尽管朴实,但低胸短裙,远远的勾画出女人的丰满和风味。那男子更是勤劳,装车、卸车,高声呼喊招揽买卖,夫妇俩夫唱妇随,合营非常默契。

在一次买生果时,才发现这对夫妇居然还是我的工友呢。那次想到医院去看望一个病号,便把车子停在小区门口去遴选生果。卖生果的女子看到我,有些迟疑地说:“这不是郭秘书?”

“是我!你是……杨丽丽。”我脱口而出叫出了她的名字。

这对夫妇和我二十年前都在小厂子里上班。厂子尽管不大,但也是上千人的国有企业,车间三班倒,他们俩在车间里,我在厂部办公室当文秘,很多人都能叫上我的名字,我却不能每一个人都认识,但我对杨丽丽还是记忆犹新的。

刚进厂时,我还不满二十岁,我住的宿舍近邻就是一间女工宿舍,每一间宿舍里上下铺七、八个人,工余时间几个女孩经常站在宿舍门口,或晒太阳聊聊天,或洗衣服织毛衣,或吃零食听音乐。杨丽丽就是那一群女孩中最耀眼的一个,一双清亮亮堂的大眼睛,让那张白皙洁亮的容颜愈加摄民气魄,一袭纯白的连衣裙包裹着她纤秀的身材,好像一朵山谷里流露幽芳的梅花。她也成为一群男工友“围追切断”的目的,都故意偶然地靠近她。我只是一个家在农村的穷小孩,孑立无助,自感低微,没有靠近女小孩的任何资本和勇气,杨丽丽更是我了望、窥视中望梅止渴的一朵女人花,乃至没有说上过几句话。

我在那个宿舍里住了几个月的时间,就搬到办公室里住了。后来据说杨丽丽与她车间的一个姓刘的小伙子结婚了。再以后,厂子停业破产,工友们各奔东西,多数音讯皆无了。

下岗后的生活轨迹,是工友们邂逅时最主要、最间接的话题。在和杨丽丽夫妇攀谈中,我得知他们俩下岗后外出打工十五、六年,终归有了一些积贮,因不想临时在外漂流了,回来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家,为了生计就干起了这个生果摊。我也简单的给他们介绍了我的生活和工作近况,他们俩流露出倾慕、赞赏的笑容,连连说:“还是你们有文化的人好,有本事。”

自那天后,每次上上班我都会下认识地看看杨丽丽夫妇俩忙劳碌碌的身影,偶然看到他们闲暇了,偶尔也把车窗摇下来按按喇叭或停下来打个号召。她被黄中泛青的香蕉、红绿相间的苹果、金黄丰满的桔子、墨绿浑圆的西瓜围困着,与水果们一起披发着浓重的清馨。杨丽丽老是那样的精悍和利落,尽情地展示着买卖人的夺目和勤勉。四十岁出头的女人就像一朵盛开到极致的花朵,像梅花、像牡丹、像玫瑰,自然给小生果摊的买卖带来了旺运,也成为小区门口的一幅别致的景致。

又是一年春来早,生果摊如期而至,我却意外地发明生果摊的仆人换成了小刘和他的儿子,杨丽丽连续几天都没有来。我迷惑了多日,直到听到邻人群情才恍然得知,“那个卖生果的女人得了乳腺癌,年前就不在了”。

这突如其来的噩耗让我蓦然五内痉挛,怎么如此一个还算年青女人的生命就如此的懦弱?一枝傲然怒放的花朵,戛然间落莫了。“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她带着残缺的梦分开了这个世界。

小刘眼含泪光告知我:“她放手不论了,小孩结婚又拉了十几万块钱的洞穴。”

没有女人的陪同,小刘把刚立室的儿子拉来一起扛起了家庭的重担,我知道他的内心是伶仃的,可是小孩成婚欠下的债务是他仍然刚强生活下去的气力。

每次路过那个生果摊,我的面前仿佛还能看到那个过去让我了望、窥视中望梅止渴的一朵女人花,她把自己的美丽永远锁定在女人最辉煌的季候,在我的记忆里美丽了平生。

联系电话: 联系邮箱: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