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在灰尘里的刚强

2019-07-02 14:43:03 标题分类:情感散文 关键词:爱情散文,情感散文,优美散文,伤感散文 阅读:29

有一天,我开车经过一条年少求学时,为抄近路经常行走的小道,三十年过去了,这条小道没啥变化,仍然满是黄土,只是当年郁郁葱葱的树木已经渐渐枯萎,我忽然心生一种荒凉。不远处,有一台巨型的吊车正在运转,据说那里将建成江滨公园,十几幢高楼大厦将拔地而起。

车到小道拐弯处,我便看到了那条翻腾着黄浪的闽江。江边,几幢老旧的马上烧毁的瓦屋倚靠在一起,一条满是铁锈的斑驳的渡船在江水的翻腾中上下阁下地摆动着。

望着在河水中摇曳的渡船,我的思绪不禁飞到了三十年前的八十年月。那年,我刚考上重点中学。那个年代,我是村里独一一个考进重点中学的人。父亲很高兴,开学前一天,就带着我去黉舍报到。于是,扛着一袋大米,提着一罐咸菜,我背着书包,跟在爸爸前面,向黉舍的偏向走去。那时,我们家没有自行车,更没有摩托车,就连三轮车,我们也不敢坐,因为,我们家没什么钱。为了省钱,我们早早就动身了。走过街道,我们就拐进了这条满是灰尘的小道。因为是土路,路上的拖拉机、牛羊等比较多,所以,这条路经常灰尘飞扬。我们顺着长长的小道,走了半个多小时,就来到了渡口。渡船上有很多人要过河去福州城。在拥挤的渡船上,我望着江中的河水翻腾着黄浪,再看看背着行李的爸爸期待的眼神,我心中悄悄起誓:我肯定要努力成为一个有前程的人!坐了半小时的渡船,我们上了岸。登陆之后,仍然要走半个多小时的土路,我们能力抵达黉舍。土路上,依然有灰尘飞扬,一个使劲按着喇叭的三轮车司机在使劲的喊:

“哎,大叔,你们坐车吗?两个人材五毛钱,坐吗?”爸爸看了我一眼,我假装没听见,扛着大米大步向前走去。“小孩,要不我们坐车去黉舍吧?”爸爸赶上来,小声地问我。五毛钱太贵了,不坐了,我们可以走呀!”我摇点头,因为我知道,爸爸为了给我凑齐这一周两块五的生活费,卖掉了一只还没有完全长大的番鸭。“哎……”在爸爸一声长长的慨叹声中,我们继承向前走去。

到了黉舍,我说,“爹,黉舍到了,我知道怎么安顿自己,你就先回去吧。”爸爸点点头,又顺手塞给我一张五毛钱的角票,就转过身子,向渡口的偏向走去。我望着爸爸离去的身影,在阳光下,那些土路上的灰尘变得麋集而辉煌起来,而爸爸的身影却变得更加地单薄和懦弱了。我鼻子一酸,两眼一热,赶忙调回身子,进了宿舍。

开学后,我铆足了劲练习。

那时候,我们自己用铝合金饭盒淘米,在黉舍的大食堂炖饭。黉舍有卖菜的窗口,我每天只敢在中午和晚上的时候买两毛钱的菜吃,早上就吃咸菜。到了周五,就省下了五毛钱,如此每周两块五的生活费,我就可以省五毛钱用来坐渡船回家了。

于是,每周来来回回的两趟旅程,我就是在灰尘飞扬的土路上行走。我背着行李,大步走在土路上,偶然,和一两个同学一起走,彼此攀谈着黉舍和家里的趣事;但更多的时候,我喜欢一个人独自行走,一边走,一边望着路边抽穗的稻谷,听着田里的蛙声,想着自己的将来,考虑着自己的人生偏向,觉得更故意思。尽管,路上仍然灰尘飞扬,但我的脚步始终坚定。

那时候,我从爸妈的嘴里知道了生活的艰难,也知道自己能走出故乡进入重点中学的不易。我用行走在路上的考虑,决定了自己努力的偏向。功夫不负故意人,期中期末考试,我经常能获得奖学金。奖学金是用印有黉舍校名的信封包着的,班主任念到我的名字,我就在同学们倾慕的目光中走上讲台,接过老师的信封,装着不在意的模样,放进了抽屉里。下课了,我找到一个无人的角落,迫不及待地翻开信封,取出内里的奖学金,端详着这一张两张的钞票,不禁乐开了花。

周末,把剩下的钱和写有我名字的奖学金名单装进信封,我一路狂奔回家。路上,仍然有灰尘飞扬,但那些灰尘好像是美妙和开心的。爸爸接过奖学金信封和名单,满脸笑意地说:“不错,我们的小孩有奔头啦!”初三的时候,黉舍的老师和辅导找到我,倡导我继承报考本校的高中,说我肯定能考上大学。但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我报考了包分派工作的中专黉舍,早早境界入了社会。

如今,三十多年过去了,当我为了工作,为了生活努力奋发的时候,当我为了给家人购买一处安身的居处时,我才感触到了日子的艰难。于是,我就借着四起的蛙声,埋下头来,冷静地躬耕文稿。偶然候,我尽管觉得生活艰难,但一想起那个艰难的年月,那个没有电脑没有自行车的年月,对照我如今具有的车子、房子和自己的电脑,这些艰难,都已经微不足道了。

我知道,那些灰尘飞扬的光阴,磨砺了我的刚强和毅力。如今,在我安放着鲜花的书桌上,那些飞扬的灰尘,好像已经成为了我生射中一朵朵盛开的小花。但我知道,这些我生射中的小花,其实不是轻易地绽放,而是经过了光阴的砥砺和社会的磨练,它,才有了生机,于是,它终归盛开,泌出了光阴的清香。

联系电话: 联系邮箱: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