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终结

2019-07-02 14:40:47 标题分类:抒情散文 关键词:抒情文章,情感散文 阅读:15

人生充满变数。清晨起来,昨晚做了很多的梦,梦很乱,混乱无章。妹妹焦灼的固话打进来,公公脑出血归天,享年六十七岁。生命无常,鲜活生命转瞬即逝。

八十五岁老爹,经过太多太多的大喜大悲。少小失怙,青年丧母,中年丧妻,老年丧子。平生曲折,磕磕绊绊。拉扯六儿四女着实的不易,均已娶妻生子,儿孙举座,追求十全十美,可是人生充满遗憾。有着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心情,泰然处之。

相陪最终一夜,守灵,通常人绝对不守灵,我不把自己当外人。倒春寒尤其在黑夜,炭火温度缓解漫长夜的严寒。他生前常说:有钱难买灵前吊,便给他烧了很多很多纸钱。第二天清晨他的妹妹也是如此。起灵前开光是干丫头以爸冒炻砥サ

他的平生只有一子,老婆落下月子病,肌无力,丧失劳动能力,生活不能自理三十载,九年前往世。六十岁再婚娶一老伴本村的,由于性格使然,说话占上风,抢上惯了,与小辈格格不入,发作矛盾,被扫地出门。明里来暗里去,当小的也就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了。据说是真爱,互相景仰,不为钱财。知道噩耗马上悲痛欲绝,伤心不已。

前来怀念的有乡里乡亲,亲友密友,一坟祭祖的麦新华家~

相送最终一程,来回一百五十千米旅程。灵车打头,随后二十四五个轿车鱼贯而出,互相呼应一路打着双闪,浩浩大荡,好有气焰。一司机老弟慨叹:哪天相聚与哥们商榷,如果谁先走一步,得订下二十个车送送行,省得冷僻。

火化场也是非常火爆。四十三多岁大榆树女镇长,去红星公干,结果半路出了车祸,十六岁的女儿抱着母亲遗像,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另有小街基为婚外情所杀一男一女,三十几岁,其老公投案自首,生命的自毁与戕害。

三天回归后,去火车站办事。目击一起车祸,六十一岁的老人骑电动车,从火车站往东拐,被拉货的农用车撞飞,只有强迫险,头颅出血就地灭亡。道口两旁各五十米停放的卖粮车七辆,平摊负担肇过后百分之三十责任。交通认识的淡薄,拿生命当儿戏,造成马路杀手的复出。生命是如此懦弱,不堪一击。

保重身材,珍更生命!

联系电话: 联系邮箱: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