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米尔的语句

2019-06-21 11:07:33 标题分类:好词 关键词:句子大全,经典句子 阅读:35

对于米尔的语句

  ●哈桑:我有骗过你吗?
阿米尔:我怎么知道
哈桑:我宁肯吃土也不会骗你的
阿米尔:你真的会吗
哈桑:会甚么
阿米尔:如果我叫你吃土,你真的会?
哈桑:如果你叫我吃,我就吃
可是你真的会让我这么做吗?
阿米尔:你疯了吗?你知道我不会的
哈桑:我知道 ----卡勒德胡赛尼《追风筝的人》

  ●纯蒙古喀什米尔山羊毛,通常认为是羊毛中的极品;依重量比,可比其他全部天然纤维都要暖和,而这山羊还是有两层羊毛来防风的。第一层是外层比较粗长的针毛,第二层是金饰多了的里毛。就是这层细毛,日后会在你的衣橱内占一席之地。这层毛除了轻、暖之外,还非常柔嫩。叫人忍不住要摸一摸,而且一摸就认得出来。你可以闭着眼睛,光靠指尖就认出一件喀什米尔羊毛衣。 ----彼得梅尔《有关品位》

  ●为甚么全部历史中人与人之间要互相残杀?谁统治喀什米尔,或是希伯仑的先人墓,又有甚么关係?我们好像没吃生命树或伶俐树的果子,反倒带著乐趣吃了邪恶树的果子。
于是天堂就竣事了。 ----Amos Oz《A Tale of Love and Darkness》

  ●“我骗过你吗,阿米尔少爷?”
刹那间我决定跟他开开玩笑:“我不知道。你会骗我吗?”
“我宁肯吃泥巴也不骗你。”他带着忿忿的脸色说。
“真的吗?你会那样做?”
他迷惑地看了我一眼:“做什么?”
“如果我让你吃泥巴,你会吃吗?”我说。我知道自己如此很残忍
“如果你请求,我会的。”
“你能否会让我这么做。你会吗,阿米尔少爷?”
我牵强露出一个笑脸,“别傻了,哈桑,你知道我不会的。”
哈桑报我以浅笑,不过他并非强颜欢笑。“我知道。”他说。这就是那些一诺令媛的人的风格,认为别人也和他们一样 ----卡勒德胡赛尼《追风筝的人》

  ●哈桑对阿米尔少爷说:“为你,千千切切遍。

  ●年迈的家庭成员所导致的有关灭亡的暗示,这就是米尔顿瞥见他爸爸在书桌的灯光下,伸出一片湿漉漉的下嘴唇,细看一种灭亡的语言时全部的觉得。 ----杰弗里尤金尼德斯《中性》

  ●目前我心目中十大良好长篇侦探小说大致如下:菲尔伯茨《红发的雷德梅因家属》、勒鲁《黄屋奇案》、范达因《主教行刺案》、埃勒里奎因《Y的悲剧》、本特利《特伦特最终一案》、克里斯蒂《罗杰疑案》、卡尔《疯狂帽商之谜》、米尔恩《红屋之谜》、克劳夫兹《桶子》、科尔《百万富翁之死》。每一部都可谓文学作品,能与纯文学匹敌,但在情节与诡计的独创上,其他范畴都找不到雷同的例子,是侦探小说中出类拔萃的作品。 ----江户川乱步《幻影城主》

  ●如果雅罗米尔不能认出自己作品的价值,这不就示意他是在不经意地、胡诌地、机器地写诗,没有真正的明白,因而也没有真正的才能( ----米兰昆德拉《生活在别处》

  ●开往普罗旺斯的列车缓缓启动
沿途的风景我确实留连
可我没法返航
因为这是一张定了起点的单程票
落日洒下橘黄的微光
如帕米尔高原盛夏的欢歌
挪威黑夜稍纵的极光
如漫漫世界我们的擦肩而过

开往普罗旺斯的列车稳稳运行
过往的景致我已忘却
可我没法返航
这张单程票让我通往韶光最深处
雨水昨夜清洗这世界
清早另有未褪去的露水
旧道上宁静的柏油路
即使曾经我们只是擦肩而过

开往普罗旺斯的列车款款截至
当下的景致令我痴醉
我已没法返航
躺在掌心的单程票被我谨慎珍藏
风车下的薰衣草花海
漫溢在方圆的氤氲气味
我知道韶光的最深处
是你我驻足世界的彼岸

  ●泰达米尔,我的佳构 ----暗裔剑魔 亚托克斯《好汉联盟》

  ●弗拉基米尔:你说得对,咱们不知疲乏。

爱斯特拉冈:如此咱们就可以不思想。

弗:咱们有那个捏词。

爱:如此咱们就可以不听。

弗:咱们有咱们的明智。

爱:全部死掉了的声音。

弗:它们发出翅膀一样的声音。

爱:树叶一样。

弗:沙一样。

爱:树叶一样。 ----Samuel Beckett《期待戈多》

  ●我再也不能看到你,再也不能听到你叫我的名字,就像从前每天早上你所做的那样。我再也嗅不到你衣服上合适你的香味,再也不能与你分享我的开心与难过。我们再也不能互相倾吐,你再也没法整理插在客堂花瓶中的含羞草,那是我一月底为你摘来的。你再也不会戴夏天的草帽,不能披秋日第一波暖流来袭时你披在肩上的克什米尔披肩。你再也不会再十二月的雪覆盖花圃时扑灭壁炉。你在春天还将来临前离去,毫无预警地抛下我。在月台上得知你已不在时,我觉得到平生中前所未有的孑立。 ----马克李维《偷影子的人》

  ●鲁本熟悉马林县的乡间小道,就像他认识旧金山的街巷一样。从小到大,他经常去索萨利托和米尔谷访问朋友,偶然还会穿过缪尔森林惊险的小道,去塔玛尔派斯山郊游。
其实他其实不需要先去警长办公室,但他还是去了。因为如今他能够清楚地听到周围的声音,知道自己能躲过全部人的视线,偷听到办公室里的发言,或许会发明一些外界无从知晓的秘辛。
鲁本把车停在圣拉菲尔市政中心邻近的小树林里,离那群记者安营扎寨的地方另有相当一段间隔。
然后他闭上眼睛,凝结全部意志去捕捉那间办公室里的声音,搜寻与案件有关的只言片语。很快,他就有了劳绩。是的,绑匪又打来了电话,他们不计划公然此事,无论外界怎样请求。 ----安妮赖斯《狼的赏赐》

  ●我有活干,得以餬口。同时我也拍摄自己的照片。我渡过的人生中,大部分时间是被忽略的。我对此觉得非常高兴。被忽略是一个不得了的特权。于是我学会了看其他人所不看的,并且对于各类情况作出不同的反映。我简朴地看世界,真的不是为了甚么而看。我非常倾慕维米尔,因为他平生只留下35件作品。我相信当你身为一名艺术家的时候,你不能用你所做的物品净化这个世界。 ----索尔雷特

  ●卡米尔,你说天儿去了蛮荒大陆会不会不适应啊,会不会有伤害啊?不知道食物够不够吃啊,会不会吃不饱穿不暖呢。你说啊,说啊。”

卡米尔:……

“卡米尔!我应当跟着一起去才对!一起去就没必要这么担心了!那是蛮荒大陆!人生地不熟的!天儿过去会不会受人欺侮啊!卡米尔,你怎么不发言?卡米尔!”

卡米尔:特么恋徒癖! ----《皇后逆天斗苍穹》

  ●亲爱的阿米尔,当罪行导致善行,那就是真正的获救。 ----卡勒德-胡赛尼《追风筝的人》

  ●读《放风筝的人》有感

“为你,千千切切遍。”碧空蓝天之下,哈桑虔敬地对阿米尔说。
时隔二十六年,另外一个声声响起。
“为你,千千切切遍。”同样的场景,却是物是人非的无尽沧桑,阿米尔以一种绝对的热诚把这句话流露,在他面前站立的不是当初那个兔唇少年,而是一个强硬懦弱的小孩——那个兔唇少年的儿子,自己的侄子——索拉博。
话语穿过二十六年的光阴堆叠在一起,不仅没有模糊不清,相反是一种坚决的口齿清楚,是说话者以自己最热诚的情感为基调,脱口而出的忠实与奉献。如同高空里飘扬的色彩斑斓的风筝,涟漪在回想里,掀起片片波澜,仿佛过去的一切阴霾都自此烟消雾散。

  ●火红的晚霞幻化着,变成浓墨画似的几笔,一只风筝飘扬在绯红的天空 ,远远的,捉摸不定的,摇坠着,耳畔传来那句永恒的誓言:”For you,a thousand times over(为你,千千切切遍)。是阿米尔的懦弱,哈桑落空了尊严;今后,两人天各一方,物是人非。是哈桑的忠实仁慈,阿米尔将平生背负罪恶。可是旧事终将自己爬上来,他务必踏上再次成为坏人的路,找回过去的那个自己,花儿再次在喀尔布的陌头盛开,音乐再次在茶屋响起,风筝再次在天空飞舞,勇敢的去追逐风筝,那长长的风筝线前面,是一份对人生命运深深的佩服与感动。在漫漫人活门上,在风雨里前进,敢于负担,在秋色氤氲中独饮一杯记忆过往,感悟人生的真谛,你看西边,晚霞火红,你能否想起,那个曾对你说:“F

  ●美利坚第一国民,美利坚诸州的仲裁者,华盛顿公爵,南北亚美利加的守护者,东平静洋诸岛的领主,夏威夷国王,阿拉斯加大公,扶桑四岛的大名,南朝鲜的呵护者,阿拉伯的埃米尔,欧罗巴的亲王,东方古国的朋友,上帝忠诚的骑士,阿巴拉契亚山天降巨人,凯撒奥古斯都唐纳德特郎普大帝,万岁! ----流泪的食草《哔哩哔哩动画》

  ●你身为部落的公主,而我只是已亡野生番部族的王子,为了证明配的上你,我只有用多数次的挂花,来证明我才是最强。——泰达米尔对艾希说 ----蛮族之王《好汉联盟》

  ●你是梦,我是就寝;你是巍峨的冰峰,我是苍莽的草原;你是躺在受辱的地皮上不屈的弗拉基米尔路,我是路旁履着绿苔的一汪清泉。 ----舒婷《答复》

  ●我想很多人,从前都像阿米尔一样,卖弄,怯弱,自私,懦弱。每一个如阿米尔般的“我”身旁也都有个哈桑。在为你千千切切遍。感谢韶光给我发展! ----heaven范

  ●这在长裤上的问题,没有这么严重或这么露馅,但情况差不多。你若一心要用喀什米尔羊毛料来遮住下半身的话,独一的方法,就是选择喀什米尔羊毛和绵羊毛混纺,或是喀什米尔羊毛和真丝混纺的质料。这些固然没那么轻软,可是比较不会变形。 ----彼得梅尔《有关品位》

  ●“我爱你。你来敲我家门的那天我就爱上你了,这份爱一直在跟着时间增长。我想亲吻我的新娘,可是你离我太远了。”沙米尔在手套上留下了一个吻,然后把它远远地抛给了苏茜。然后,他就解开了他和苏茜之间的绳索。 ----马克李维《比恐惧更强烈的情感》

  ●伊米尔———漫威守望者———就在这各种的暴行之后,人们洗清洁自己,举着沾满鲜血的双手,而且满世界宣传着全人类的手足之情用他们那邋遢的嘴巴。

  ●亲爱的阿米尔少爷,“为你,千千切切遍。” ----卡勒德胡赛尼《追风筝的人》

  ●男子爱着两个小孩,以不同的方式。两个小孩朋分着男子,以不同的身份。
是甚么培养了这场悲剧,我想,是期间,是汗青做了刽子手,残忍冷峭。阿米尔和哈桑年少何故不能光亮正大的做朋友,是期间,社会在两人之间划开了一道巨大的鸿沟。阿米尔,是普什图人;哈桑,是哈拉扎人。种族轻视让阿米尔没法正视他对哈桑的情意,因为世人在不停地告诉他,与哈拉扎人做朋友是可耻的。阿米尔,那性格格懦弱的小孩,在声誉与朋友里,他卑鄙地抛却了朋友。在那条荒凉的小径,冬眠的双眼与待宰羔羊逆来顺受的双眼相遇,阿米尔选择性地轻忽那双眼里的微光,卑鄙地逃走了。
那一刻,十二岁的阿米尔明白自己已经错失了最贵重的物品,但他不敢回头挽留。如今,三十八岁的他,经过二十六年的旁皇,忸怩,不安

  ●那时除了样板戏,一些地方剧团竟也紧跟情势排练了一些“新编现代戏”,最疯狂的就是把苏联片子《列宁在十月》改编成中国戏曲。据说这种洋戏倒没有甚么流动的脚本,基本上靠伶人即兴“踩水”——

列宁(唱):叫一声约瑟夫孤的好兄弟 有件事朕同你细说端的 打冬宫咱还要从长计议 切不可闹意气误了战机 冬宫内到处有很多裸体

斯大林(唱):叫一声亲爱的……弗拉基米尔依里奇 三之前本将军已传话下去 打冬宫禁绝破坏文物奇迹 开枪不能朝著壁上的裸体 那都是尼古拉留给咱们无产阶层的…… ----杜君立《汗青的抚慰》

  ●琴手这盲默的少年
明净得,就像纯洁本身
他的世界
也无光线 也无声响
只知道要将心中所爱弹颂

乌云堆叠 像喀什米尔高原
慨叹之风从旁经过
不灭的晚汐潮起潮落
饮水的巨兽 自墨绿河岸边
一刹那抬头
长发金饰如海草
在琴手亮堂的前额流动
少年按压住 不耐的琴弦 ----飒飒《飒漫画》

联系电话: 联系邮箱: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