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朗的眷念

2019-06-15 10:47:54 标题分类:抒情散文 关键词:抒情文章,情感散文 阅读:36

明朗的雨,是追忆的雨;明朗的风,是吊唁的风。

每当这个节气前后,无论是日理万机的政要,还是商务缠身的巨贾,不论是盘踞本乡本土的儿孙嫡亲,还是独在异乡的游子,即使百事缠身,即使跨越万水千山,也要在这一天赶回家,给亲人的亡灵化纸焚香,默哀祭奠,以示追思,以表眷念。2009年明朗前夜,我们一行21人从湖北回到河北景县孙镇高庄老家为祖父祖母、爸爸母亲立碑省墓。

爸爸出生在一个清贫的乡村,三岁无父,中年丧妻。解放前夜,原本随军南下,由于顾问我的祖母,父亲、大伯和叔父他们兄弟三人商定爸爸一人留守老家伺侍老人。自此,爸爸在当地从政五十余载,官至乡长之职。母亲患病去世以后,我和祖母、爸爸祖孙三代便相依为命,历尽艰难。那时经常吃了上顿没有下顿,而且政治活动绵延不绝。

1978年爸爸终归获得平反,官复原职。爸爸平生为人爽直,敢承风险,不论乡里村外,每罹难明之事,只要爸爸出面,都能很快化解,因而深受乡梓方圆数里父老拥戴。爸爸当了半个世纪的乡社干部,成为全乡乃至全县在职年龄最大、任职时间最长的农村基层党支部书记。

20世纪70年月我来湖北工作,便与爸爸分家两地。以后他在南方诊病,我们全家才又团聚。那时依照专家会诊看法,爸爸一直实行中西联合的保守疗法,尽管效果一度较好,可是每到夜里,便能听到近邻爸爸连连的猛烈咳嗽,声声揪着自己的心,但又能干为力,经常为之泪湿枕巾。1993年5月26日7点阁下,我在千里之外襄阳开会,知道了70岁的爸爸昨晚不幸去世的噩耗。等我一路挥泪赶回黄州,已是风雨迷蒙的黑夜8时。当年11月4日,气候晴朗,朔风凛凛。我在车内胸怀红绸包裹的爸爸的骨灰盒,与湖北20多位家人一起,不远千里,驱车将爸爸送回河北老家高庄。村里父老乡亲,闻讯络绎不绝地汇集王家门前吊唁、致哀……

坟场内里,金风习习,松涛阵阵;举目凝望,金菊郁葱。尽管家铮过世既无老伴抚柩大恸,又无姊妹挥泪长嚎,头朝大门的棺棂前却有离别村民戚声哀腔,垂首致敬,在这冬季渲染着悲情哀象。魂归故里,大地留梦。那天,送行的队伍非常悲壮,长长的送行队伍,在不足半里的路上走了整整近一小时,在家铮的坟前,跪满黑压压的一片人群……一位曾任孙镇乡党委书记的老领导泪流满面,声音发抖地说,“一位普通的农村基层干部,能够获得人们这样的自发尊敬,谁能比得了?活到这个份上,他平生值了!”

明朗就像是一把时间的钥匙,翻开了我们对故去亲人不绝如缕的缅怀之锁。先人的音容历历在目,先人的吩咐犹在耳边。在祖爸妈、爸妈亲的墓前,各位满脸凝肃,化纸焚香。我们虔敬地向着祖爸妈、爸妈亲膜拜,向着历尽沧桑的老屋膜拜,向着记忆中的童年膜拜,也向着养育过我们的这方水土跪拜!小孩们或许不太清楚我们此刻的主意和举止,但也满面庄严地和我们一起向他们心中的神祗叩头!

在明朗我们为落空的亲人找到一块永久的空间,让人世每一个角落的亲友都可以随时凭吊丧奠。在明朗我们祈祷每一个生命独特的明亮,让生命的故事作为期间的缩影在凡间永远流传。纸灰飞作白胡蝶,泪血染成红杜鹃。明朗时节,草木更生,惟独人生是一次没有返程的单向线路,生命一经走过,沿途的风景永远不再重现。所以,过去的亲人和故友,值得后辈在魂魄深处永久珍藏。活着的人应当更加地珍爱健康,珍爱韶光,更好地享受嫡亲,享受生活。

联系电话: 联系邮箱: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