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风起正明朗

2019-06-15 10:47:53 标题分类:抒情散文 关键词:抒情文章,情感散文 阅读:61

梨花风起正明朗,游子寻春半出城。日暮歌乐收拾去,万株杨柳属流莺。

明朗时节,省墓缅怀先人本是国人风俗,也是人之常情。而如今,像“日暮歌乐收拾去,万株杨柳属流莺”般的明朗节已经渐行渐远。在年节的敬拜中,人们豪掷 令媛只为让已逝亲人在阴间“逍遥走一回”。比纸钱正规、漂亮,且面值每每极大“冥票”可谓是祭品中的香饽饽了,而这些泯灭资源制造出来的“冥票”,与鲜花、菜品一起,或是灰飞烟灭,或是长留坟前……这不得不令人担忧。国家每一年花去的丧葬费达70多亿元。面临这种荒谬祭品畅销的局势,凡明智之人都会觉得震惊和忧虑。

尽管我们都明白“人死如灯灭,如同汤浇雪”,都知道“身后风光,不如活着尽孝”。可是,每当明朗节降临的时候,我们仍然不能“免俗”,每每非常自觉、非常虔敬地加入到这种“糟塌”的行列中。

或许有人认为,明朗的“糟塌”是文化必要的价值。“茶有茶道,酒有酒道”,那里的“道”就是文化的典礼。若无“道”,尽管茶还是茶,酒还是酒,但品茗、喝酒总会觉得缺少了魂魄似的。正如宋朝墨客王禹俏所言,“无花无酒过明朗,兴味萧然似野僧”,文化的表达需要一种载体,一种典礼,否则文化就变得朴陋和教条。

而我始终相信,自我砥砺才是对先人的最好缅怀。多少人给已故亲人修建豪华大坟,殊不知亲人生前渴盼的只是你奋发向上,自立自强;又有多少人因亲人已故悲痛欲绝,一蹶不振,殊不知亲人生前渴盼的只是你擦干泪水,在伤心中站起来。曾记得我小时候有一位富豪邻人,将大部分遗产传给了他品德规矩、结果良好的儿子,可因慈父的死悲痛欲绝的儿子迷恋上了赌钱,万贯家产一朝化为乌有。而最让人痛心的是,他自己也萎靡不振,欲了却平生……而我也没法健忘,汶川人的魔难,是多么地让举国黯然神伤。而当国旗徐降,时间停下,一个崛起的民族愈加奋发自强。公益不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虚幻词汇和宣传噱头,慈善也不再是少数人介入的神圣工作和被行政构造垄断的非凡社团;尊更生命、以工资本的思想不再是苍白的口号,充满人道光辉的怜悯与泛爱让全民万众一心共赴国难。

在天国安息的亡灵,期盼的不是我们将祭品化为一缕虚无缥缈的青烟,也不是像那位儿子一样终日被哀愁软禁,人生长恨水常东,而是用举动兑现我们自强崛起的诺言。让逝者安息,生者自强,能力不孤负他们给予的厚望……逝者长已矣,生者当有为。让活着的人生活得更美妙,让后辈不再经过先人过去的魔难,这才是对逝者最好的敬拜。

联系电话: 联系邮箱: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