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您化作一首诗

2019-06-15 10:47:42 标题分类:抒情散文 关键词:抒情文章,情感散文 阅读:38

在我印象中,爷爷一身正气且性格谦虚。我从出生直到小学结业,多数时候都和爷爷姥姥形影不离。从我读幼儿园开始每天爷爷就会在大门口等我放学,常穿着那件红色的上衣,冬天的时候,戴着姥姥给他织的耳套,然后陪着我走过中山四路那条一砖一瓦都渗透重庆汗青气味的街道。白发白衫白扇,印象中的爷爷是红色的。

爷爷和姥姥日常交际不多,大多时候都在一起,姥姥是书法家,而爷爷是墨客,他经常鼓起就会在书房里拖着长长的尾音朗诵新作,姥姥就会蘸上墨用心地摘抄下来,我对文字的天赋大概也是于是培养出来的吧。文房四宝,翰墨纸砚,这是书房给我童年的印象。每一年我的生日,爷爷便会献上一首诗,字里行间充满了寄托和希望——这是对我专属的慈爱。印象中的爷爷是文艺的。

初中之后,爷爷和姥姥回到了自己的家里,我们不再像之前一样日夜相处了——芳华期的我开始盼望独立。没法割舍的还是饭点时分从厨房里飘散出来的那种非常的香味,于是,初中三年直到高二出国,我的午餐基本都是在爷爷姥姥家里吃的。姥姥主厨,爷爷偶然也会做几道简朴的菜,不过我对爷爷印象最深的还是他拿着茶杯在小区里带着我遛弯的情形。加入过新四军的爷爷年轻时曾在抗日疆场上奋勇杀敌,如今磨炼身材成为了爷爷每日最大的喜爱——爷爷打得一手好太极,他也喜欢舞剑,印象中的爷爷似傲竹。

在圣地亚哥读书的那年十月,早上我像平常通常给姥姥打固话,却怎么也联络不上。返国后才知道,爷爷脑溢血突发,医院下了病危关照。日常精壮,鲜少生病的爷爷忽然倒下了。我还记得归去看望姥姥,她那布满血丝的眼眶,日夜担心,让姥姥睡不着觉,人很快消瘦。由于爷爷住的是ICU病房,每天亲人只能探视半小时,这三非常钟,对于姥姥,对于我们,尤其是对于常年在外的我就显得如钻石般贵重。当我看到日常充满生机的爷爷躺在病床上,浑身插满管子,落空举动能力,说不出话的时候,那种觉得难以言表。就如此,爷爷在病床上与死神对峙了四载,而姥姥,自然也是风雨无阻地去医院守着他,哪怕只有那半个小时。这个时候的爷爷,像一个懦弱的泡沫。

2015年9月22日,爷爷的生命截至在这一天晚上,他再也不用受病痛的折磨了。一大早我便收到姐姐的讯息,我来到这个世界二十载,与嫡亲如此生死离别是第一次。一个最亲最爱的老人,永远分开了我,而出国前在病房的二非常钟竟成了我和爷爷最终的碰头。

他的笑脸,他舞剑的身姿,他吟诵诗的排场,另有最终在病床上令人不忍心看到的模样,永永远远地让我记得,如此一个爱我,慈祥的爷爷住在我最深的童年记忆里,而我也会在这个世界缅怀,祈祷在另外一个世界的您可以开心,没有病痛地生活。

我会永远眷念您,我的爷爷。

联系电话: 联系邮箱: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