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桥

2019-06-12 10:44:52 标题分类:散文 关键词:孟婆,依然,孩子,发现,接过, 阅读:38

彼岸花开,却是采摘不下;怎样桥上,终是不得逗留。我们也不过是那红尘中急忙忙忙的过客;也不过是鬼域路上漫无目标的游魂……————前序

经过桥上更加觉得血腥味的浓厚,我慢慢地低下头,当我见到桥下那静止的血水时,忍不住腹内一阵翻滚,内心不想去看却仍然忍不住猎奇的看向桥下,当我看到血水里正在爬动的蛆虫另有很多没有见过的蛇虫再也忍不住强行压制的秽物时却发明自己连吐得权利都被剥夺了,调整好后,失魂潦倒的走到桥劈面,当我回头时,令我意外的是奈何桥并没有像鬼域路般消失。回忆看向那位婆婆,她立品于一座土台旁,我看向她时,她居然对着我平和的笑着,像是一位邻家的姥姥般平和,她穿着一件藏蓝色的袍子,用簪子扎起了已经略显花白的头发,无论从那里看,她都不像属于这般阴冷的世界……

我踉蹡着走了过去,看向她,她仍然笑着,仍然那般平和的笑着。我们就那样凝视了一会,我仿似恍然大悟的用着疑问的口吻,道出:“孟婆?”孟婆仍然平和地笑着“年轻人,你另有前世的记忆啊。”她并没有正面答复我她就是孟婆,可结果已经显而易见。这时候就算狂躁有甚么用呢,如今已经走到了那里,莫不如看开些。是呵,我就是如此,明显很难接管,明显很恐惧却还是假装平静自若的模样。“小孩,你去那边看看吧,过了这一站,你就再也看不到了”我顺着孟婆的手指看了过去,瞥见一块青绿色的石头上刻着腥红的“三生石”三个字,我茫然地走了过去,站在台子上,我还在想,这就是望乡台吧。

站在台上,望向远方,隔着雾霭却看到了过去,望着自己从出生、咿呀学语、会跑、会跳、上小学、上初中、进入工作、那些尘封的记忆一页一页的翻开,那些原本就是过客已经被新过客所庖代位置的人也一一在面前浮现,就好像是一部无声片子在面前一点一点的放映着,尽管没有声音,我还是可以经过口型和动作大概的猜出我们过去的对话,无论是喜怒哀乐,都被这三生石纪录着,到了我来到这鬼域路上的前一秒,录相消失了,这部人生片子彻底剧结束,当竣事时我发明自己已经是满脸的泪痕,我发明自己已经泣不成声,重新活了一次才知道自己过去犯下了多少错误,埋下了多少遗憾,葬了多少梦想,才知道自己另有很多多少事都没有完成。我擦干眼泪走下望乡台,又回到了孟婆的摊位前,找了一个离孟婆近的位置坐下,她望着我,仍然是平和的笑容,向我走来,同时,手里端着一个碗,我接过碗,却发明碗中并无任何物品,孟婆她似乎看出我的迷惑,却还是明知故问的笑着对我说:“年轻人,怎么不喝啊?是不是碗里没有你想要的?”我望着她木然的点颔首,孟婆她笑的更平和了,对我像是长辈在和晚辈交心的语气道:“小孩你错了,碗本就是来装汤的,为何有汤无碗汤仍然可口,而有碗无汤你却喝不下去了呢,喝吧小孩,放下你的固执。”孟婆她看我仍然没有喝下那可以忘了前世的孟婆汤,仍然面不改色的笑着问我:“小孩,是不是还放不下?”我只能低下头悄悄的点了点,孟婆见我如此,便在我旁边坐了下来:“你在红尘中获得了甚么呢?是钞票?权势?声誉?地位?可是如今你又带来了甚么?”我垂首看向自身,除了这一身不知甚么时候换上的淡蓝色长袍,再无他物,是啊,我具有甚么?我搜刮全身,却甚么也未能拿出来,低落的低下头间却好像忽然想起甚么般抬开端对孟婆说道:“我另有执念,我还放不下她,我另有朋友,那都不是可以拿出来的。”孟婆看了看我,又看向走向远方的一个女子的背影悄悄的对我说道:“她也是这么说的,她说她要等着他,她说她们两个是相爱的,可是当她在此走向三生石看向那将来时,她回来没有再说过一句话决然把汤喝了。”我于是失魂潦倒的跑向望乡台看向那一脚将来,我放不下的她已经嫁人,如今已然有了小孩,幸福开心的哄着新生的她的女儿,而他在旁边给小孩洗着衣服。忽然间画面一转,看到过去的那些朋友在我身后的第二天去为我敬拜,看到这时心里全是欣慰,可跟着画面一点一点的活动,我再也没有了那一丝良好感,他们在喝着酒,吃着肉,在不知多少年后一天里他们已经彻底把我忘却,恍如我从未曾产生过他们的生命里,看到那里再也不想看下去,我落漠的走下望乡台又回到方才的位子上坐下,孟婆用她枯槁的手端起碗对着我:“喝了吧,今生已经过去了,既然如此,何不坦然的接管,高高兴兴的接管来世呢?”我落漠的回道:“真的有来世么?”孟婆她好像料到我会这么问般:“就算有来世怎么样,你不仍然是回到那里喝上我的一碗汤继承轮回么,鬼域路上是没有终点的。”

联系电话: 联系邮箱: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