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故事

2019-06-12 10:43:07 标题分类:爱情美文 关键词:真相,故事, 阅读:17

究竟故事

  陈琳收到一条奇怪的短信,让她在午夜去北郊城外旷费的化工场。猎奇的她真的在午夜时分打了一辆出租车来到那里。 按短信指示,她穿过杂草丛生的泥地,走进了原本是临盆盐酸的大车间。在积满灰尘的仪表盘上放着一把钥匙。钥匙坠是一个色彩暗红的塑料小牌,一面写着307,另外一面写着女舍二字。这就是那间鬼屋的钥匙了。 这一切都要从陈琳在校图书馆的奇遇说起。几个月前,她在黉舍图书馆自习时,发明校史研究室在整理资料。负责此事的秦雪老师也不知为甚么,一眼就看中了陈琳,让她去帮忙。在聚集如山的校史馆帮忙了好几天,陈琳读到了很多关于学校的史料,但有一个巨大的档案袋,秦雪却不让陈琳碰。有一天,陈琳偷偷翻开了那个档案袋。 袋子内里装着十七份文件,每份文件上面都附了一张照片。纪录的是建校以来,在校内非正常灭亡的门生。这内里有十六个人确认灭亡,只有一个是破例,因为她失落了。 失落的女孩叫薛怯凝,22年前,她在宜市师院读大四。在结业前夜,她忽然失落了,至今没有被找到。更恐怖的是,在她失落后不久,她所住的寝室发生了极大的变故。四个女生,一个失落,一个跳楼自杀,一个发了疯,最后一个因病退学了。今后,她们住过的307宿舍便再也没人敢住,成了黉舍的鬼屋。许多人都说307闹鬼,有住在近邻的女生曾夜里听到开门的声音,另有女鬼的哭声。最终,整座三层小楼都旷费了。 陈琳平日就喜欢看推理小说,她决定找出这背后的神秘。今全国午,她忽然收到一条生疏短信,说有关307宿舍的线索在这座化工场里。她来到那里,想不到真的让她找到了这把老钥匙。 女舍307地点的三层小楼在校园最偏远的角落,孤单地紧靠北校区围墙,墙外是一条江水的支流,把黉舍和旷费的化工场完全离隔。 陈琳打车绕了很远才回到了校园里,然后她便间接去了北面的三层小楼。在水泥台阶前,她忽然发明有些异样,这20多年都无人栖身的小楼,台阶居然一尘不染,被清扫得非常清洁。带着猛烈的猎奇,陈琳走上了楼,找到了307房间。 斑驳的绿色木门上,用暗红油漆漆着307字样。站在门前,陈琳犹豫了好一会儿。她把那把钥匙插入了锁孔,门被翻开了。 她四处晃悠开始电,光柱从灰白的墙面上扫过,显得寂静又恐怖。忽然,她听到身后的窗户玻璃上响起一阵磨擦声,恍若有尖锐的指甲在上面划过。她恐慌地回过甚,一个影子从窗前闪过。 “谁?”陈琳叫着,电筒定格到窗户玻璃上。没有人,也没有任何声音。她正要回身,一个巨大的黑影恍如鹰隼般从天而降,掠过窗前,摔在楼下的水泥地上,发出巨大的碎裂声。 惊魂未定的陈琳伸出头朝下望去。一个身穿红色衣裙的女孩摔在地上,四分五裂的躯体令人胆寒。 陈琳忙跑下楼去,这才发明那只不过是一具穿着红色长裙,带着长发套的塑料模特。是谁把这个塑料模特从晒台上扔下来?陈琳望着黑黑暗的楼顶,没有任何人。 她咬咬牙,又反身回到三楼,她倒要看看究竟是甚么人要和她开如此一个恐怖的玩笑。只是黑黑暗基本找不到通往晒台的通道,陈琳只得悻悻地回宿舍。当她走出老远,一个森然的黑影产生在晒台边,凝视着她分开。 第二天,陈琳把昨晚的事告知了老师秦雪。秦雪狠狠瞪了她一眼,说:“你是不是看了那个档案袋?” 陈琳点点头:“昨晚我碰到了奇怪的事,另有一条神秘短信……”说着,她取出手机,想把那条神秘的短信给秦雪看,可是短信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秦雪嘲笑地望着她,好像对她的哄人伎俩不屑一顾。陈琳的手垂在腿侧,碰到了口袋里的钥匙,她忙把钥匙取出来,递到秦雪面前。 “看,这就是那条神秘短信指示我,从近邻化工场找到的307房间的钥匙。我没骗你吧!” “哼,小鬼头,这钥匙是放在保险柜里的档案袋中的,你是怎么找到的?你偷看文件就算了,居然还敢偷偷拿走保险柜中的钥匙,夜里来那里探险。” 见陈琳急得将近哭了,秦雪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恐惧,嘴里喃喃地说:“莫非她真的又回来了?”说完,她拉着陈琳回到校史馆,从翻开的保险柜中取出另外一只文件袋,倒出了两把钥匙,和陈琳手中的一模一样。 秦雪告知她,这两把钥匙,一把是当年307房跳楼自杀的女生的;另外一把是退学女生的。剩下的两把,一把随仆人消失,另外一把的仆人疯了,钥匙的下落也成了谜。她举起陈琳那把钥匙,说:“这一把,不是疯了的那个女生的,就是失落的那个女生的,而我更相信后一种。” 秦雪把一张照片放到陈琳面前,说:“这就是那个跳楼自杀的门生摔死现场的照片。” 陈琳望着那张照片,忽然觉得很恐惧。照片中的人也是趴在地上,一身白裙,然后台正是昨晚自己看到那个塑料模特地点的地方。这几乎就是昨晚的那一幕的重现啊! 秦雪意味深长地说:“你如今知道我为甚么相信你说的了吧?因为,如今校园里没有人还知道22年前她摔下来的地方,除了当事人。” “那你为甚么让我看这些物品?” “因为这件事发生后,另有后续事件。事情发生后第7年,我记得那是我方才来到这所黉舍任职后不久,那栋小楼又发生了一件奇事,与你昨晚碰到的事情几乎一模一样。当年小楼还住着门生,从那以后开始传言那里闹鬼,黉舍今后停用了小楼。这事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捣鬼,可他为甚么会找上你?” 陈琳默默地翻望着那只文件袋中的其他物品,忽然,她的目光被当中的一张照片迷惑住了。那是一张当年307宿舍四个女生的合影。只是很奇怪,不知为甚么,当中有一个人的脸被红墨水涂抹掉了。她指着照片中的人问秦雪,她们都是谁。秦雪一个个告知她,第一个是薛怯凝,失落的那个女生;第二个是林芳菲,退学的那个;第四个叫吴艳,最终跳楼自杀了;中间那个被涂掉脸的应当是疯掉的薛晴晴。 陈琳的心恍如被甚么刺了一下,当她还是一个顽童的时候,好像瞥见过这张照片。她发抖着问秦雪,能不能让她带回宿舍研究一下。没想到,秦雪居然同意了。 陈琳拿着文件袋走出校史馆,急忙走出校门,招了一辆的士,朝都市的另一边而去。她并没有留意到,一个身影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后,跟随而去。 回抵家中,她冲上楼,在爸妈房间的床头柜中找到了那本陈旧的《胡蝶梦》。她翻开书,一张一模一样的照片夹在书中。陈琳一屁股坐到地上,她现在知道逝去的鬼魂为甚么会找上自己了。因为,她是林芳菲的女儿,而她妈妈是当年307宿舍独一的幸存者。 妈妈追了进来,不解地望着陈琳。陈琳问道:“妈妈,我想知道这照片背后的神秘。当年307宿舍到底发生了甚么?” “不,你别问了。” “可是她们已经找上我了!”在妈妈恐慌的目光中,陈琳把昨晚的事情详细诉说了一遍。 林芳菲痛苦地低下了头,22年前的事儿从她心头喷涌而出。 22年前,宜市师院中文系,薛怯凝与吴艳是最良好的两个女生。尽管住在同一间宿舍,两生齿头上看起来也亲似姐妹,但是私下里,两个人一直在合作,无论是学习还是恋爱。她们同时爱上了中文系的大才子余田。结业前夜,吴艳把这事和薛怯凝摊牌了,那一晚,两人相约私下商谈解决。宿舍里的另两个室友林芳菲和薛晴晴怕她们发生矛盾,便悄悄跟着她们,去了一河之隔的化工场。 那时候,化工场方才停产,很多设备与原材料都还在原地。林芳菲和薛晴晴躲在管道前面监视着站在半空中铁栏通道上的两人。果真,吴艳和薛怯凝没说几句就争了起来。薛怯凝好像很激动,她一边说,一边来回走动,忽然脚一滑,便要跌倒。吴艳忙伸手去拉她,却没拉住,眼望着她掉进了盐酸池中。薛怯凝连叫都没叫出一声,就酿成了森森白骨,沉入了池底。在场的几人都被面前的情形惊呆了。 林芳菲一边说,一边低声堕泪着。忽然,一个声音在黑暗的角落中响起:“你撒谎,是吴艳把她推下去的。所以,最终吴艳才会自杀!” 陈琳回头一看,说道:“秦雪老师,你怎么会在我家里?” 几乎是同时,林芳菲一字一顿地说:“薛晴晴,是你——” “是我!秦雪就是薛晴晴。那个疯掉的人回来了!你的话终归让我完全想起了那晚发生的一切。林芳菲,我找了你这么多年,我认为再也找不到你了,直到有一天陈琳来到我面前。她和你当年简直一模一样。” “你不是疯了吗?怎么会产生在我家里?” “我是疯过,那是因为亲眼目击自己姐姐的惨死,却没有法子替她申冤。爸妈仳离,我和姐姐从小在不同的都市长大,直到大学才重又聚会,但才不过4年,我们又分开了。我在精神病院中呆了整整两年才出来。我改了名字,又换了黉舍,只为了能再次进入宜师院,能让22年前的究竟大日间下。当年,是你和吴艳用假话掩盖了究竟。所以今天,我要让你的女儿来揭开究竟。” 陈琳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切都是你支配好的!” 秦雪冷笑着说:“不错!是我故意让你去校史馆帮忙。让你发明那个档案袋。自从你进入宜师院的第一天,我就猜到了你是谁。我查阅了注册部家长信息,证实了我的料想。然后,我就一直在黑暗观察你。我知道你的好奇心很重,肯定会对此事感乐趣。” 陈琳问:“那晚,从晒台上扔下塑料模特的人也是你了?” “不错,从我回到宜师院,每一年我姐的忌辰,我都会在夜里归去祭拜她,告诉她,我肯定会让她失落的究竟水落石出。今天,我的愿望终归要实现了。” “够了!”林芳菲说,“薛晴晴,22年前,你就是这样把吴艳逼上了绝路。岂非你觉得还不够吗?其实你和我一样清清楚楚地瞥见了发生的一切。当年的究竟是,吴艳拿出了余田写给她的表白信,薛怯凝看了一时想不开,自己跳了下去,她想要用这种方法让吴艳内疚一辈子……” 秦雪满身发抖:“不,你撒谎,方才你还对你女儿说我姐是自己失慎摔下去的!” “你忘了吗,为了不影响薛怯凝的名声,更不想为了这件事让各位都背上繁重的负担和惩罚,我们三人商量后选择了对黉舍沉静。其实,薛怯凝是自杀的!” 秦雪满身一软,瘫倒在地。她过去选择用疯狂取代的记忆终归回来了,此刻她真的成了薛晴晴,只是她的口中仍然强硬地哭诉着:“不,我不信,你们都在骗我!” 陈琳打了110。第二天早上,当年的两个女生又回到了化工场中。陈琳特意走到那段悬在半空中的铁栏通道上。盐酸池就在通道正下方,可是通道两边都有一米五高的栏杆,想把一个人推下去基本不大概。只有翻过一米五的围栏,能力从侧边跳下去落入池中。 警员在结满红色晶体的盐酸沉淀物中打捞了好久,终归在盐酸池的左侧捞出了一具白骨。 几天以后,薛晴晴给陈琳发来一条短信:“我走了,困扰了我许多年的心结终归解开了,可是这让我更没法谅解自己。尽管,在吴艳自杀的事情上,功令没有审讯我,可是我的良知将永远没法谅解自己。陈琳,替我向你妈妈离别吧,也期望你谅解我。再见!” 陈琳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心中也默默为薛晴晴祝福,期望她能放下心里的负担,在今后的日子里变得开心起来。

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揭橥作品

联系电话: 联系邮箱: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