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慨连石滩

2019-06-04 11:18:01 标题分类:情感散文 关键词:抒情文章,情感散文 阅读:93

四川合江是长江上游最早置县的三个县之一,从西汉元鼎二年(公元前115年)至今,已经有两千多年的汗青。我想。这应当和人类“逐水而居”的生活有关。要知道,合江,可是长江、赤水河、习水河的交会之处啊,水资源的充足,可想而知。

不过,水能养人,亦能害人。在合江县的白米乡,就有一个曾让人闻之色变的险滩,名曰连石滩。在其实不非常宽广的江面上,十二个石滩一字排开,成为航运的严峻阻障。也于是,旧时的合江,曾存在过叫作“滩师”的行当,从业者以高明的身手、过人的胆量,专门帮人驾船过滩。固然,这是一种以命相搏、换取养家生活钱财的高危职业。

7月中旬,我来到合江县、来到连石滩。放眼望去,过去让人望而生畏的那十二个石滩,已经荡然无存了,夏日的阳光下,江水虽则滚滚不绝,却显得舒缓而宁静。原来,新中国建立后,为保障长江这条黄金水道的流通,曾于1960年和1978年两次炸滩,把那里的6200立方米石头扫除殆尽。今后,连石滩就空留其名,无险可言了。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早已名实不副的连石滩,却令我徘徊很久,感慨万千。这是因为,诗圣杜甫,曾在那里留下过脚印,曾把自己在那里的经过,写进了诗篇。

诗云:“忆过泸戎摘荔枝,青枫掩映石逶迤。京中旧见无色彩,红颗酸甜只自知。”

这首名曰《解闷十二首之十》的七言绝句,写于安史之乱以后,墨客永泰元年(公元765年)4月离开成都,经嘉州(乐山)沿江东下到夔州(奉节)的途中。在后代的选家及学者心目中,这七言四句好像算不上老杜的代表作,故各种选本及研究作品大多将其忽略。但对考查四川荔枝的前世今生而言,上述28个字,却包含着太多有价值的信息。

第一,杜甫当年曾在泸戎(即泸州、宜宾)一带摘过荔枝。第二,在摘荔枝以前,杜甫就在都城长安见过来自泸戎的荔枝。想那杜甫,在都城谋事之时,只不过是个芝麻大的小官。连他这样级其它人,都可以接触到泸戎荔枝,可见其时送进长安的这种佳果,数量不会太少。

汗青上,对唐天宝年间杨贵妃吃的荔枝,究竟是来自岭南、抑或蜀地,一直有不同认知。老杜的这首诗,无疑是给天宝贡品荔枝乃蜀地所产之说,供应了有力的佐证。

至于老杜采摘荔枝的详细地点,也就是诗中描画的“青枫掩映石逶迤”之处,究竟是在那里?合江县的文史专家何开通老师,多年来反复在历代典籍中寻觅、频频沿长江泸戎江段踏勘,认定除过合江县白米乡的连石滩外,再发现不了另外一个荔枝树成林成片、石滩绵延持续,乃至构成“青枫掩映石逶迤”这般地貌地形的地方(在这里,青枫其实是指荔枝林)。看来,当年杜甫采摘泸戎荔枝之处,非连石滩莫属。也于是,旧时连石滩,才又被称作荔枝滩。

感谢何开通老师,此次全程陪同我合江访古。在连石滩,我们在江边溜达很久,说天宝旧事、谈荔枝古今。是啊,多少前人、古事都已经走进历史,成为或近或远的既往,让人慨叹;而唯有身旁的长江,却仍旧川流不息、滚滚东去,呈现出令人奋发的勃勃生机!

于是,忍不住要长吟苏东坡的名句:“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联系电话: 联系邮箱: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