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的记忆

2019-06-04 11:17:58 标题分类:伤感散文 关键词:抒情文章,情感散文 阅读:53

寻找。当我认为没法再找到结果时,那午后的一抹暖阳悄悄地指给了我谜底。树,是最好的风景了。树,自从栽下,从它开始真正探索大地、凝结时间,它便不再属于任何一个人。它属于汗青,是纪录汗青的另外一种方式。

1

经常独站于木塔寺遗址之上,绞尽脑汁地料想着它透着神秘香气的过去。那座过去气焰宏伟的高高木塔,早已在烽火之中磨灭。蓦地,转角回忆,两棵龙爪槐相望而立。

走近,轻抚。

遥想,一夫一妇,互扶而至,金衣锦袍,眉目间留下了些光阴的刀痕,风霜雨雪留下深深浅浅的沟壑,而这沟壑却让彼此的心嵌得更深。那是隋文帝和他的独孤皇后。两人踱步于这皇家寺院,隔着几米间隔,各自种下一棵龙爪青苗,也种下自己的愿望。

旧事千年,这飘飘的被人遗忘的光影,被我重拾。

2

入秋,观览古观音禅寺。佛塔高高,层层直上,寺院屋舍错落有致,平淡高雅。环视附近,一株银杏树逼着你向她走去。那银杏的树干强壮,布满了皱纹,定然年龄不小。

悠悠听到这棵老树由唐李世民所植。模糊之间似看到一人,身披龙袍,独自一人。是的,是独自一人冷静移步于此,面庞憔悴,眉头紧皱。他手拿铁具与一株幼苗,将新生命谨慎栽下。事毕,掌扶小树,慢言细语,吐诉真情。世事无常,帝王的忧怨何人知?而这树,她知道。

银杏的黄叶悠悠然散落一地,满院的银杏叶似给寺院镀上了金衣,又似染上了一层佛光。不由自主伸出手与她相触。听,那是与时间相触的声音,那是与汗青融会的时刻。

3

“落红不是无情物”,随风而去的姹紫嫣红,哪一朵,哪一瓣是有情的?汲取雨露阳光,逞一时之俏,后又默无声气地逃走,唯那不朽的老树一直在看,用心在看,用光阴纪录汗青的神秘……

曾想,借使我真找到了托尔金笔下的双圣树,抚摩她的身躯,聆听精灵的歌谣,感触中土的巧妙,又会是怎样的一种穿越和体验。

植新芽于老树旁,左手抚旧枝,右手扶新芽。蓦地,古老的传说、美景与将来的神秘融会,聆听时间的声音。

联系电话: 联系邮箱: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