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浪鼓

2019-05-25 10:14:50 标题分类:情感散文 关键词:爱情散文,情感散文,优美散文,伤感散文 阅读:17

小孩的小姨给外孙买了个拨浪鼓,外孙“小每天”甭提多高兴了,玩得特别高兴,“小每天”拿着拨浪鼓历来不肯离手,吃饭时放在小碗旁,睡觉时放在枕边,就连拉屎撒尿都要握在小手上,别的小朋友休想去摸一摸,比他的“小汽车”“小铲车”“小皮球”等玩具看得都紧。

“咚咚,咚咕隆咚咚……”听着拨浪鼓的节拍,望着小外孙顽皮的神色,不禁使我想起自己还穿“开裆裤”时的一件事。

四十多年前,一天午饭过后,从村西头传来“咚咚,咚咕隆咚咚……”拨浪鼓的节拍声,一位留山羊胡子的老爷爷挑着货郎担走过来。老爷爷在我家门前的洋槐树底下放下担子,一边摇着拨浪鼓,一边喊着:“豆豆糖,豆豆糖,碎娃吃了不尿床!”一会儿工夫,端饭碗的妇女、扛着锄头的大男子、另有挎着书包的老大哥蜜斯姐等一群人都围了过来。我从大人的腋下钻进去,扒在货箱上,尽情地鉴赏,啊!好漂亮的“娃娃哨”,有公鸡、小猴、小狗、小猫……五颜六色,几乎太漂亮了。忽然,一只小手摸出了一只“猴娃哨”,我扭过甚,哦,是小胖,他将“猴娃哨”攥进手心,悄悄地溜出人群。我也想摸一只“娃娃哨”,就使劲地朝前挤,忽然,我发清楚一包用黑纸包着的缝衣针。这时候,我面前浮现出妈妈好屡次从邻人月娥姨手里借针用的情形,心想偷包“缝衣针”给妈妈。我摸索着把小手伸进去,眼睛向上一边盯着老爷爷的眼,一边朝下瞄着那包针,发明老爷爷并没留意,就一把抓过来,藏在身后,弓着腰钻出人群,心里既恐惧又高兴。我设想妈妈会摸着我的脑壳,连连夸我“真懂事!”的样子。

妈妈正在后院喂羊,我跑到妈妈面前,小手背着,让她猜我手里拿着甚么好物品。“你能拿甚么好物品,妈一会儿还要上工哩!快出去玩吧!”我按捺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把这包缝衣针举过甚顶,骄傲地给妈妈看。“哪儿来的?”“偷的!”我洋洋满意地答复。母亲放动手中的活,一下子脸涨得通红,她一把夺过缝衣针,在我的手心狠狠地打了两下,我愣住了,吓得直哭。她拉着我的手,疾步走出家门,来到老爷爷面前,连连给老爷爷直赔“不是”,旁边的叔叔阿姨劝她,说小孩这么小,不懂事。妈妈扣问过老爷爷缝衣针的价格,从自己衣襟内的口袋取出几分钱递给老爷爷,这才拉着我朝回走。走进门,妈妈一把将我搂在怀里,眼里噙着泪花,高声说:“啥不能学,学偷物品哩!”我哭着说“我再不敢了!妈,再不敢了!”那天晚上,妈妈搂着我,给我讲了有一个小孩由小偷小摸,酿成江洋悍贼的故事。在法场,那个小孩对妈妈的独一希望,就是临狼澳艹砸豢谀盖椎哪蹋他怨恨妈妈没有能及时教育自己,最终咬掉了妈妈的奶,妈妈被疼死了,自己也被施行了极刑。这个故事使我刻骨铭心,它时刻鼓动着我。

每隔一段时间,那位摇“拨浪鼓”的老爷爷还会再来,我仍然同小伙伴一起,追着摇“拨浪鼓”的货郎担玩,仿佛历来没有发作过甚么事情。然而,每次听到“拨浪鼓”的节拍声和充满童趣的儿歌,我就会想到妈妈的教育。

今后,在我的人生旅途中,有了一杆权衡品德的标尺,她伴我练习,伴我生活,伴我发展。尽管,摇“拨浪鼓”的货郎担作为职业已渐渐退出汗青舞台,“拨浪鼓”已成为如今小朋友的典范玩具,但在我心里它却有着举足轻重的感化。

联系电话: 联系邮箱: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