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鹿原

2019-05-25 10:14:32 标题分类:情感散文 关键词:爱情散文,情感散文,优美散文,伤感散文 阅读:58

我的故乡在白鹿原。白鹿原位于西安市东,地形是奇特的,原上平展着,周围一圈却是雨水冲刷出的一条条沟谷,就像龙爪刻出的深深的印。白鹿原上从西北向东南一字排开有三座高耸的大土堆,离别是华文帝霸陵、汉窦太后陵和汉薄太后陵,这就是着名典故“顶妻背母”的出处。原上的黄土小村也于是感染了很多汗青气味,听爸爸说,我家门前那条小路原来有很多地方都是拿瓦当铺就的。

在原西北面山坡,有一个较大的山谷,谷中漫衍着一个小小的村庄,就是我的故乡龙湾村。从原顶向下望去,全部山谷如同一条卧龙盘踞在原坡上。前辈说,村子由此得名的。谷中缓缓的坡上种着大片的樱桃树,在每一个春天,姹紫嫣红的樱桃花都将山谷渲染成粉色的陆地,站在高处,望着谷中粉红一片,觉得自己都要被吸进这漂亮的漩涡。盛开的花朵也明示着数月后的歉收,一篮篮鲜红诱人的“玛瑙果”从树上递下来时,就是故乡人一年中最高兴的时刻。

站在原顶上,能够瞥见东北偏向的灞河,沿岸是着名的灞柳风光,悄悄流淌的灞河缓缓地注入远方的渭河,模糊只能瞥见关中平原远处六合相接处一条闪灼着波光的细线。

其实,这一片黄土算不上我的故乡,我家应当在原下几十千米外的西安市区。我既不在那里出生,也不在那里发展。所谓的回故乡,无非是“驱车登古原”——玩去了,归去见见七大姑八大爷,尝尝老家的各类食品,扫扫前辈们的祖墓,拉拉城里看不见的风箱,不像是游子归家,更像是旅客在体验别样的乡村生活。

我从没有在原上连续呆过三天。我没有原上小孩惯常的爬树掏鸟的本事,也没有翻山驾岭追逐的胆量,我也叫不出原坡上发展的各类动物的名称。可是,屡屡听到“故乡”这个词时,溟溟之中,我脑海里总会浮现出那片古老、土气的黄土山村。

很多在西安长大的小孩,虽身处长安,学的、说的却是燕地方言——平凡话,关于古老的关中方言只是到了“能听懂”的水准罢了。我从小也是学的、说的是平凡话,可一回到原上,一口关中话说得溜溜的。这是甚么原因呢?我想这是白鹿原给我的礼品吧。

跟着一部小说的出名,白鹿原火了,游人们、学者们、作家们、艺术家们蜂拥而至,赏景尝果采风好不快乐。平静的村落也变得热闹起来,各类各样的农家乐、体验果园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每日里都是游人如织,白鹿原恍如成为了西安人的后花圃。白鹿原在发展,她渐渐褪去了感染了几千年灰尘的衣裳,换上了靓丽的彩裙。然而对我来讲,她仍然没有变,仍然是那个保守,老旧的故乡,承载着我对这片黄地皮最深邃的眷恋。

故乡,不只是一个地舆上的地方,更是心灵中一片永恒的地方。回家,不是人身的回家,更是心灵的回归。不论我以后飞多远,我都不会健忘怎么说关中话,我都不会健忘我的故乡,我的白鹿原。

联系电话: 联系邮箱: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