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新疆

2019-05-25 10:14:30 标题分类:情感散文 关键词:爱情散文,情感散文,优美散文,伤感散文 阅读:52

再回新疆,是我一直以来的空想。

27年前,我荷戈到了新疆,一待就是5年。今后,我生命的年轮里便与新疆有了难舍的情缘。五年的新疆戈壁军旅生计,让我从一个浑沌青年发展为甲士,正是这五年的新疆军旅生计,才让我真正看清了人生,明白了奉献,学会了独立,知道了感恩。

转眼,我从军队复员并分开新疆已经27年了。27年曩昔了,我想知道沙漠滩还是那么冷落吗?乡下人还都住在“干打垒”吗?乌鲁木齐还会是我想像中的那么掉队吗?今年6月底,借女儿中考完毕的机遇,我怀着猎奇和诸多疑问,又一次坐上了去乌鲁木齐的列车。

27年前,我去新疆时坐的是硬座车,到新疆哈密需要两天两夜。而今,我坐的是软卧车,到乌鲁木齐才27个小时。坐在行驶的列车上,我在想,27年前,要买一张硬卧车票得费多少周折,软卧车票更不是通常百姓能买到的。而今,我只需找一家旅游社就全部搞定,27年的变化真可谓翻天覆地。

到了乌鲁木齐后,新疆的战友欢迎了我。第二天,我请求战友支配我旅游乌鲁木齐的大街小巷,我要亲自感触一下,告别了27年后乌鲁木齐的变化。我走着、望着、感触着。林立的高楼、穿梭的人群、整洁的市容,我目光所至的每一处都让我惊讶不已。来到中山路,走过人民广场,我的思绪在勤奋回想我第一次来这里的印象。印象恍惚了,是恍惚了吗?不是,是那里的变化冲淡了我的记忆。那里的标志性建筑鳞次栉比,举目即见的品牌服装店、连锁快餐店和休闲娱乐场所配合归纳着中山路荣华的都市街景,尤其在中山路上,人群熙熙攘攘,让你恍若来到北京的王府井、上海的南京路一样。

旅游完乌鲁木齐后,战友又驾车带我去旅游北疆。汽车行驶在茫茫的沙漠滩上,一望无际的沙漠滩我再难寻旧日的冷落。在我的印象中,沙漠滩是让人望而生畏的,特别是冬季,每当大风掠过,黄沙滚滚,遮天蔽日,一派冷落情形。

同车的战友告知我,近十几年来,新疆各地政府持续地向沙漠滩要地,在都市建立向沙漠滩要地的同时,政府并没有忽略生态爱护,而是一边拓展都市,一边种树、种草,发展园林。一些“风吹石头跑,干旱不长草”的沙漠滩慢慢酿成了漂亮的街心花圃、文化广场。

望着这大片大片的绿色沿着公路两侧向内里伸去,我真切地觉得新疆变了,真的变了。

在随后的七八天里,我旅游了北疆的很多景致旅游区。喀纳斯、赛里木湖、薰衣草基地、那拉提草原……每一个景点都让人留连忘返。在那拉提大草原,站在牧场的中央,放眼望去,随处可见的羊群,触手可及的蓝天,一望无际的绿色,这一切就像在梦里,平日的烦恼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阳光、冰雪、羊群、毡房,有多久没有见到这么地道的绿色了,有多久没有置身这绿色的陆地了,徘徊在这奇异的绿色中,全部的烦心与不快都被这绿色隔断在外,剩下的只有神清气爽与大自然的纯洁能量!

来到喀纳斯景致区时,我们盘山而上,溪谷中水流潺潺,沟内峰峦叠嶂,林木苍翠,曲径通幽,差不多毫无人工砥砺。面对这仙境般的美景,同行的女儿不停的惊叹,我们是走在画中吗?抬头是高耸入云的云杉,低头是一望无际的绿色,只有置身当中,你才能感触到大自然的美好,也只有在那里,你才能够领会这平生最美的心情。那里的静与美,能洗去你的浮世面具。那里的山与水,能照见你的前世今生。也只有在那里,你的心能力忘却人间间的一切功名利禄。

旅游完北疆再次回到乌鲁木齐时,竟因为疲倦在宾馆里昏睡了一天,醒来后我第一次觉得那里竟有一种家的觉得。是啊,心安之处即为家,那一刻,我觉得,乌鲁木齐不是其它都市,她就好像我的故乡西安一样,它是家,是不论过了多久都会伸开胸怀驱逐我的地方。

十多天的路程结束了,我老是觉得时间的缓慢,因为那里的景让我迷恋,那里的人让我不舍。就在这迷恋与不舍中,我还是踏上了回籍的征途。

不知甚么时候才有机遇再次回到我可爱的新疆,可是我想,机遇肯定有的,我还会回来的,肯定会。

联系电话: 联系邮箱: 客服QQ: